2013年3月8日 星期五

愛我。現在




『你愛我嗎?』

『愛我多久?』

『一萬年太久。』

『愛我。現在。』


××××

那是湖?是河?或是江?

灩灩絲紅的血,如火暈開在漾漾水裡。
小女孩天真地笑。啊,爸爸在和我玩呢。

轉眼漁村天翻地覆。
當那高空彈跳在文章傻呼呼的臉與甲乙丙丁認真救人的神色之間轉換。
當笑意盈臉,卻轉瞬看見小女孩終究掉入魔魚的血盆大口。

電影院的光影閃爍中,我摀住口,看著小女孩的媽媽憤而躍入江河中,那含怨又轉眼驚恐的眼神,倏忽一切嘎然而止。

似是悲情,卻在驅魔人唐三藏的《兒歌三百首》面前縱聲大笑。
段小姐乾淨利落地收復了魔魚,變成了手提小娃娃。乾脆得比文章飾演的唐三藏還要有男子氣概。

‘給錢啊,給錢啊!’
段小姐豪爽大笑,看似直接又市儈。把溫溫吞吞的唐三藏丟在後頭垂頭喪氣。
就是這樣的一個豪氣女子,看見並欣賞唐三藏的善良。

有說,太善良的人等於打開大門任人欺侮。
有說,善良與愚蠢不過一線之差。
然而,總會有人看見你的善良。

就像,在那毫不在乎的大剌剌的神情底下,她看見了他的善良。
而且理解。

××××

每一段邪惡背後,都有一則悲傷的故事。
因傷而憤。因憤而恨。因恨而壞。
因此,只要找到癥結,解開。那善良就會回歸。

在這混沌盛世最好又最壞的年代,還會有清清楚楚的邪惡善良的因由嗎?
是誰仍在做夢,相信人性本善?

虛幻的電影裡相信。

是否善良就必定會被欺侮?
以往我認為,正直誠懇坦白是必須而理所當然的。

然而如今,只有電影和小說仍然相信。

××××

眾聲喧嘩中,唾棄鄙夷者有之。失望者有之。
也許周星馳已經過時。也許每個人對他的期許不一樣。

有些人期許他早期的無厘頭。於是從劉鎮偉的《大話西遊》開始對他失望。
有人期許他《少林足球》與《功夫》裡的小人物精神。於是對‘七仔’失望。
(雖然‘七仔’確實不怎麼樣。)
鄙夷者則必然是不屑。所謂‘無厘頭’,怎能登大雅之堂?嘖嘖嘖。

而我總是偶爾想念《大話西遊》。對《西遊:降魔篇》完全沒有期待。
《大話西遊》有劉鎮偉。
《西遊》只有周星馳。

因為沒有期待,於是全力接收驚喜。

關於電影。關於藝術。
不該就是拋開成見,納川容海嗎?

既然能欣賞王家衛,為何不能同時喜歡周星馳的《西遊》?

哎。我就是興趣廣泛嘛。

××××

愛。並非小愛就非愛。
並非只有大愛才是偉大。

有時候,人為何不能從小情小愛裡,體會大愛?
於是迂腐傻呆呆的唐三藏堅決否認自己對段小姐動心。

比他更豪氣乾雲更勇敢的段小姐,追逐到天涯海角。幾近死纏爛打,毫不要臉。
哎,卻怎麼看都覺得她可愛。

勇敢逐愛的人,看起來總有那麼點天真傻氣。
那是她真正的善良。不拐彎抹角,不故作矜持。

只是,這樣的拿捏太也困難。
稍一不慎,此等角色就變成‘死不要臉’和‘犯賤’了。

幸好那是舒淇。
因為這個角色,我才覺得舒淇美麗。

××××

我喜歡這出電影,除了因為驚喜,還為了貫穿全片的,關於‘善’與‘原諒’的故事。
或許因為心裡太多雜念。或許因為覺察自己的不善良。
因而特別嚮往。

善良。

善念。

原諒。

因果。

又何必拘泥於教條與形式?
心存善念。不要追究,不要執著。

總有一天,有人會看見你心裡頭的善良。
有人會看見,在你死纏爛打毫不要臉翻臉崩潰的心裡,是一顆坦蕩的心。
因為信任,因此無所保留。
因為不願意說謊,因而你任由他人對你厭倦。

是的。除非你是舒淇。
擁有段小姐那傻憨憨的真心。

××××

我始終不明白。為何沒有人看見我所看見的?

那些特效。那些無厘頭。那些關於愛情。
為何沒人看見,我看見的,關於‘善良’?

於是《西遊:降魔篇》只淪為一部賣座電影。
一部商業電影。

當然。那是一部具有商業考量的電影。
她沒有很偉大的道理。沒有關於人生命題的嚴肅課題。
甚至沒有很認真。

誰說的?
認真與不認真之間,不過是看觀影者怎麼看待。

認真。你就輸了。
如果硬要拿《西遊》與《花樣年華》相比,也只能怪觀影者太認真了。
有些電影是不能如此相比較的。

你要看見,在她專屬的領域裡,是否超越。
是否喜歡《花樣年華》,就不能喜歡《西遊》?

誰說的?


寫於2013年3月8日

××××




一直覺得電影、戲劇、音樂、藝術,不能僅僅只是用心。
沒有創意、才華、努力、認真。僅僅是用心,作品也只能事倍功半。

而周星馳在《西遊 - 降魔篇》裡的用心與成果,是成正比的。
除了用心、野心,他還有滿腦子的創意與點子。

《西遊》是一個完全出乎我意料的驚喜。

我總是易笑易哭易感。
但很少有一出電影能讓我在兩個小時的光影裡,又哭又笑又感動。
而《西遊》做到了。

《西遊》裡的愛情不是僅僅的重點。
關於愛。關於執著。關於 —— 真、善、美。
那麼簡單的道理,誰又真正懂得了?

《仙履奇緣》裡,孫悟空說:如果要給這份愛一個期限,我想是一萬年。
然而在《西遊》裡,驅魔人段小姐和玄奘說:愛我。現在。

簡單。明了。鏗鏘有力。

在網絡讀到一個專訪。周星馳說:“那时我还年轻,不懂事,现在我明白了。如果要给期限,就今天,别等那么久。”

總是要有些歷練。有些經過。有些發生。
讓人改變心態。

還等什麼呢?
要做什麼,要追求什麼,要實現什麼夢想,要愛什麼人。
要。就趁現在開始。


我很難跟你說為什麼會喜歡這電影。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喜歡十多年前的《大話西遊 - 月光寶盒》與《仙履奇緣》。
如果你懂為什麼自那時起,我對周星馳的作品有所期待。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並沒有認為《Life of Pi》有打動我的心。
如果你懂為什麼我會掉眼淚之後笑得東歪西倒。
如果你陪我一路走來,知道發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

如果你懂我。

那你就會懂,為什麼我如此喜歡這次的《西遊》。

關於《西遊》,我還有話要說。
又豈是這篇匆匆而寫的三言兩語所能概括?

年初一啊。
如果不是因為有太大的驚喜,我不會這樣隨便亂寫。




寫於2013年2月11日










2 則留言:

  1. 當下和及時,在一瞬之間,過去就失去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總是愛回憶過去,期盼將來。卻忘了當下。
      因此只好失去。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