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3日 星期一

心的秩序

好吧,照片是隨便上載一張的。



當一個人擁有越多的回憶,是否表示如今的生活,驚喜不再?
當總是與記憶的碎片與完整繾綣共舞,是否 —— 你就老了?

而我相信,我因為遇見你們而精彩。

××××

我沒有生活得如同槓桿,有棱有角,有所依據、堅持到底;卻又無法圓滑得如魚游刃於汪洋裡,高可俯視低可屈從。
簡單不來,思想卻又無法企及‘深度’領域。
不上不下,毫無個性可言。

即使最愛的寫字,也不假裝‘有內涵’。
想到就寫。
偶爾連照片都懶得上載。

不大眾化。不討好。
沒有淨化人心。沒有句句精華。沒有好笑的事。
傷心時候特別想寫。

誰愛讀一個人的自言自語自怨自艾傷悲春秋?(如同他說)

偏又不夠力度。
如同自己的個性。

毫無個性。

我不假裝。
只討好自己。

卻又總是在懷疑。
或許人生就是對自己的不斷否定、肯定。繼續否定,繼續肯定。
反复推翻舊日的自己,建立心裡新的秩序。
然後轉而思念,舊日的自己。

××××

這是個萬花筒絢爛奔放萬鼓齊鳴的年代。
卻又多麼虛空。

這是個需要偶像的時代。
因為生命如此貧乏。因為世道如此艱難。因為人生無法盡如人意。
於是我們需要超人、偶像、亦或 —— 上帝。

但求心靈平靜。

偏生,偶像超人都會吃喝拉撒睡,都會有無可迴避的弱點,也如同你我有躲在心裡暗處悄悄隱藏起來的慾望或自私。
不要依賴偶像,不要責怪偶像。
責怪自己,為何不夠強大。
責怪自己,為何做夢太多。
承認自己軟弱。承認自己需要。

堅強建立在不再依賴的基礎上。
也建立在承認自己不堪、軟弱、需要的基礎上。

網絡上的你我,都太虛空。
如同寫字的我,都太虛空。

捕風中,展翅而不自知。原可翱翔,卻選擇墜落。

××××

糟糕的雪邦黃金海岸。白花花的大日頭,滾燙炙人的粗礪白沙。
我告訴妳:我喜歡上了一個人。

跌跌撞撞、磕磕碰碰。
總是傷心的時候多,快樂的時候少。
以為終究不是誤會一場,結果卻是鏡花水月。

那麼糟糕的我。那麼坦誠,那麼沒有遮掩。毫不掩飾自己的嫉妒、難過、絕望。

而妳一路陪我走來。
陪我哭。聽我說。
需要的時候,不打擾我。
需要的時候,給我電話。

只有妳,在我最糟糕的時候,還是認為我是最棒的。
這幾年對我而言不好過,卻依然走過來了。

我最需要感激的人,是那個我丟了心臟愛得鮮血淋漓兩敗俱傷的人,和妳。
如果沒有妳,我怎麼撐得過來?

妳和我,希望找到的,都是那個堪稱‘心靈伴侶’的人。
妳一定會找到的。

如此善良的妳。

而今,我是否能告訴妳,我好像喜歡上了另一個人?
是嗎?不是。
不是嗎?是。
真的?不是。

這一次。原諒我的不坦誠。
因為連我自己也搞不清楚。

或許,那也不過是夢一場。
水中月,鏡中花。

是的。不過是夢。
我只希望,妳好。

××××

你是一個意外。
意外闖進我的生命版圖。

有誰不是意外闖入呢?
如同他。來了又離開。了斷無痕。

也不過是看誰陪你最久而已,不是嗎?

我訕訕的。尷尬。
呵,誤會一場。

卻會記得,那可靠厚實的肩膀讓我安眠一霎。
記得,當我絕望得想找你說話。你不在,卻在看到我的留言之後緊張相詢。
那絕望的一夜,我早眠。

你總是知道我何時是真的有話想說,何時是隨便找你聊。
於是你有你應對的方式。

我總是驚訝於你的敏銳,又驚訝於你的直言不諱。
而我那麼喜歡這樣的你。
雖然不免被你的話刺傷。在你面前,我卻不必假裝,也無謂假裝。

我依然不是那個有思想、堅強、有內涵、有深度的女生。
我依然是那個愛無病呻吟,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女人。
你會看不起我嗎?
你大概會說:你就是你。為何要在乎我的看法?
是啊。真傻。

而你這個意外,以後會往哪個方向去?
無論這次的交集是久長還是短暫,我總是感激。

你出現在最不恰當的時候,也出現在最恰當的時候。
你要快樂。

我衷心希望,你好。
找回,也承認,你心裡有塊柔軟的地方。

好了。我知道我夠囉嗦的了。


××××

我想著。兩年後我要做什麼。
我要去哪裡。
我要學什麼。
我要寫什麼。
我要完成什麼。

然後發現,在這樣的計劃裡。
只有我一個人。

走到世界的盡頭。
你在哪裡?

你存在嗎?
你會出現嗎?

或許在遇見你的那一剎,我就知道了。
而生命,匍匐或是昂揚,總是在前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