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高處

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你有否讀過此詩句?
蘇軾的水調歌頭。我原從背不全任何一首宋詞。
唯獨水調歌頭。

得唱著背呢。

隔了兩年多,循著舊路一圈一圈地轉上山坡。
眼角一瞥。
那是吉隆坡全景嗎?

高處。即使並非很高的高處。遠眺,自是一番風景。
在你南下的前些時候,念茲念茲的,是想帶你來到焦賴區的這一高處。
這一塊,你老嫌路途遙遠,擁擠阻塞的土地。

或許你年少輕狂時候來過。
或許,在走遍那麼多路途、看遍那麼多風景。
這兒實在也沒什麼值得你驚嘆與讚美的。

然而,我總是認為,即使最平凡的風景,能和偷偷喜歡著的人一起觀望。
聊天、對酒當歌。
即已是最快樂幸福的事情。

那日在南島的最後一個轉身,我給你的最後一揮手。
我相信你一定看不見我眼裡的不捨。
那麼遙遠。想來是我們之間的距離。

而今我來到高處,想起你。
想起自己傻氣的自作多情。
高處真的不勝寒。

我偷偷地把這裡刪除掉。
就像我曾經把半島最北的一方廣袤悄悄刪除掉。

刪除並非恨。亦非因為得不到。
而是有些地方,我只願留給一個人。
不管是否曾經一起走過。

我後來想。
我又怎麼會成為你眼裡的獨特呢。

是的。我的毫無意義的感性,和偶爾的悲傷。
從來就不會是你心裡的那杯茶。對吧?
人總嚮往善良快樂。當我越來越少看見你的笑靨,我就該想到你發現了我陰暗的一面。

而其實,我真的希望看見你笑。
希望你快樂。
希望你不常常覺得日子單調無味。
希望你日子過得精彩。
希望……希望你多笑。

所以,我們不該再見面了。是嗎?
如果我們的見面,並不能讓你快樂。

我已經學會保護自己了。也沒有過於抑鬱。更不曾歇斯底里。
我哭過了。又如何呢。誰不哭?
你是我仰望不及的高處啊。

至少我偷偷愛著你的時候,還是快樂的。
正如我那時候想起你,常常聽的歌。


祝福你。朋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