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30日 星期日

無題



彼時彼刻,我聽著潺潺溪流在風的繾綣下歌唱。
忐忑的心,在美麗的山谷裡找到了平靜。

我偶爾會懷念那一段時光。
啊,不。
是時時思念。

但思念漸少。

正如心底那個曾經很感性、很依賴、非常相信人間美好的那個孩童,正逐漸地遠去。

再也沒有全心全意的信任。
所有的對白都有隱藏議題,是嗎?
而他人對你的好,也只不過是一時……因應當下的需求。

這個孩子躲藏了起來。還是決絕離開了?
我開始害怕。懷疑。想找她。
卻不知道是否真的該尋覓。

我想起那一段日子。
即使多麼恐懼,卻幾乎對所有人都毫無戒備之心。
真誠相信每個對我微笑的人。
對每一句鼓勵的話,對每一枚微笑,對每一個過客、每一個旅人、每一個朋友,都全心全意地感恩,相信。
一個伸手,還一生真誠。那是多麼昂貴的代價。

在旅途中,反而相信人性的美好。

是誰。教會了我得以另一種目光探尋人性?
又是誰。讓我不再相信付出是一種美好?

從前太容易感動,總是把感動當成情感。總是想要回報。
是誰要你的回報呢?

沒有。

我只是對自己的輕易感動感覺疲累。

沒有付出。麻痺感覺。能保全一個完好的自己。是嗎?
但為何,我卻哭了。

××××

或許我並非不再相信人。
而是不再相信自己。

××××

我看著照片,細細回想那時候寂寞卻快樂的自己。
我不需要陪伴。
我想要陪伴。

我沒有陪伴。

如果再踏上旅途,我會害怕嗎?
我幻想。
不止害怕,恐懼更甚。

但,即使一個人。
只要邁出腳步,路就在前方。

即使一個人,還是要走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