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3日 星期日

練習題

雙腳合攏,微微躬起。頭枕著兩個枕頭在椅把上,蓋上被子。
我安穩地睡下了。

夢裡驀然感覺搖晃,以為地震。
數秒驚醒,原來是氣流導致機身搖晃。

我坐好,扣上安全帶。
睡眼惺忪。

家。
不遠了。

××××

奇異的一場夢。

他手環抱她胸前,貼緊她的背。
一股悲傷從他身上,傳遞到她的背,鑽進她心頭。
她於是繼續安靜地躺著,手緊緊地握著他手腕。
用力傳遞溫暖。

兩枚身影躺在床上,靜止無語。
只有胸前貼背與手握的溫暖。

她驚醒。
莫名想流淚。卻終究只是悲傷蔓延。

想不出何故有此一夢,何故難以言喻的哽咽會自夢裡延續到清醒後的一刻鐘。

××××

即使『回不去了』都覺矯情。
疲憊自身體發膚侵蝕自骨髓心臟。

我想安定下來。我說。
那是周而復始看不見盡頭的循環。

我看著他。
不知道他作何感想。

依然笑得毫無節制。
卻無法大大方方地給他一個擁抱。

其實我很想很想,結結實實地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
一個感覺到彼此心臟跳動的擁抱。
太久未見,沒有忘記。

當他討抱,我卻急切閃開。
只是不習慣吧。對於擁抱。

而其實我卻非常渴望擁抱的溫暖。
那是一種:別怕,我在。的感覺。
是嗎?

××××

覺得不好意思。
卻是感動不已。

除了家人,有誰會因為你僅僅離開三個月而牽掛問候?
有誰會為了歡迎一個旅行回家的人,而做了『歡迎回家』的看板,在機場高高地舉起來?

千言萬語,無法言說。
只有她們理解我的倦怠,無條件支持我的所有決定。

有時候想起,會想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