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6日 星期六

玩雪(一)



四月。南半球的秋。
巴塔哥尼亞的南端下起了雪。

想是一夜的飄雪,方能將小鎮以白妝點。
醒來往窗外望去,仍有稀稀落落的雪花翻飛。
屋簷上,花園裡的帳篷也已覆蓋著薄雪一片。
我兀自輕呼,卻寂寞地牽起了嘴角。

曾說過,下一次不想再一個人看雪了。

×××

漸漸地,陽光暖暖地灑了下來。
我把自己一層一層裹住,走在安靜無人的街上。
踩著將融未融的雪,往小鎮上一個觀景台走去。

也許是陽光的關係。也許白雪始終可喜。
也許我對這座沒有那麼觀光化的小鎮還是心存好感的。
步履開始輕盈,心情不自覺地小小飛揚起來。

星期日,觀景台只有一、兩人。
小鎮面對著海。
隨意轉著,竟也興致勃勃地堆起了迷你雪人。

正興起,忽然一陣昂揚狗吠聲響起。
還沒回過神來就一陣白雪翻飛,狗狗在雪地裡嬉戲翻滾到我眼前了。
我笑了笑,怕它弄倒我的雪人,就往右多走幾步。
才剛站好,又一陣白雪翻飛,狗狗又翻滾到了我面前。
如此又重複了一次。

想是狗狗想玩吧。
我笑了笑。

×××

那是在南美的108天裡,唯一的一場雪。
降落在我挺喜歡,卻沒什麼地方觀光的Punta Arenas。
智利南部的巴塔哥尼亞區內。

一座小巧安寧,仿似與智利其他城市隔絕的小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