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3日 星期三

很愛很愛

什麼是‘很愛很愛’的感覺?
就是愛得心會痛,需要用手掌緊緊貼著撫慰的感覺。
是吧?

好多年了。那種很愛很愛的感覺灼燒心臟的疼痛感,已經在淡得不經意的風中,流去彷若永遠不復回返。誰知道呢?我只說,彷若。

有時候我想,我到底是愛他,還是愛『愛上一個人』的感覺。
那麼純粹、那麼痛苦、那麼不計後果。那麼失去自己。
卻也在極度沉湎之中,寫了些或許我以後再也寫不出的情感和溫度。
眼淚流成了渾濁滔滔的河,感情決堤,執著著不知收斂。

愛情能收斂嗎?

彼時以為讓你痛苦淚濕的人,才是你真愛的人;而讓你歡笑心舒的,只是你的知己朋友。
而今時過境遷,即使再沒遇見那個讓我『怦然』的人,卻似乎更渴盼遇見那個讓自己開懷舒心的人。怦然不能持久,燃燒會成灰燼。

快樂、貼心,一點點的平淡。或許才能細水長流。
那幾年我的激烈與尖銳,刺痛的又何止是自己?

就在某日我隱隱感覺需要依賴某人的時候,我夢見了他,和他的未婚妻或妻子。
醒來我想不起來他們對我說了什麼,只是記得自己似乎道別了。那是第幾次的道別?
之後第一反應竟然是:choi! 幹嘛夢見他?然後兀自笑了起來。

五年了吧?
中間也不是沒喜歡上其他人,只是一直再沒有當初的那種強烈和不顧一切的追逐。
這幾年我們偶爾見面,相隔兩、三年,你會小心翼翼地問起我對他的感覺怎麼了。一次故作冷靜、兩次更冷靜,卻難免支支吾吾。而今日,我卻可以嘲笑自己。
或許如果你再問起,我會笑著說吧?

當初他的決定是對。斷絕一切聯繫,在網絡無孔不入的時代依然能完全消失無踪,恍若就這樣消失在空氣裡。阻止了一切假借『友誼』之名的藕斷絲連,阻止了我的傻氣想法。


或許有天我會忘了他。或許不。
然而,那已經不是我生命裡一件重要的事情。

以後,不需要很愛很愛。
只想要安靜貼心的陪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