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8日 星期三

盈盈飄過




綠色與綠色相依。
城市來的孩子,就為了這一幅景象而心生歡喜。

紅樹林。
密密融融的。水靜而不見飛鳥。

那日入夜,我們仨來到河邊的小屋子裡。
從聊聊落落的數人一直到小屋子滿瀉。
黑夜裡日光燈下依然黝黑壯實的Hafiz充滿喜感地替我們介紹螢火蟲的生命史和遊船觀螢時候的注意事項。

別帶走它們。
當它們停留在你身體上,別打它們。因為它們不是蚊子。
別。。。

一直到那月滿盈的夜晚。Cherating平靜的河流上響起了大概有五、六艘船的馬達聲。

月光懸掛在夜幕半空。皎潔皓白,明亮得如此溫柔。
卻似乎‘破壞’了觀螢的完滿。只有全然的深邃的黑,才能看見螢火蟲那微弱卻堅強的光。

過於完滿,卻原來會製造缺憾。
最黑的黑,才能帶出光的色彩。

可我絲毫不以為意。

船隻駛往河中央,漂流在兩岸紅樹林的中央。
轉瞬間就看得見。
那一點一點。彷若細小提燈的露珠,懸掛在紅樹林的枝葉間。

啊。我小小聲驚呼。
那一閃一閃的。明明滅滅間的。小小螢火蟲。
螢火蟲呢。

原諒我這個城市長大的小孩。
從來不曾有那在叢林間戲耍、在河邊抓蝌蚪,或捕捉螢火蟲的童年記憶。

於是為了那點點點點的光,燃點了心裡的喜悅讚歎。

螢火蟲呢。

Hafiz和船夫們輕輕滑動著手上的‘紅光’棒。傳說那帶著魔術的棒子,能吸引螢火蟲環繞揮棒的四周。

於是,那一閃一閃、明明滅滅的微小的光,就這樣盈盈、翩翩地,從這一岸飄過另一岸。
飄著飄著,飄過我們那一艘艘橫列在河中央的船。
飄過我們身體發膚間。

一只螢火蟲停留在我左眼眉間。
我笑了。
雖然我沒見著它。
卻感覺到那一閃一閃的燈,在我眉頭爍爍停駐了好一會兒。

然後,我伸手合住在我眼前飛過的螢火蟲。
合在手掌裡,關著。深怕它飛走。
小心翼翼地打開一條縫隙,看那小小螢火蟲在手掌裡頭跳躍閃爍的。

當下心裡頭充滿好奇。
卻忘了。
螢火蟲會驚慌嗎?

我的好奇是否造就了它的惶惶不安?

我攤開雙手,讓小小螢火蟲回歸黑夜的天空。

××××

長那麼大,那是我第一次那麼近距離觀螢。
那麼微小。那麼微弱的燈。卻那麼美麗又堅強。

是啊。
我就是個城市裡長大的小孩。
來到了Cherating, 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

但我滿心喜悅。
想那自眼前盈盈飄過的螢火蟲,在月亮燈照的夜裡,依然閃爍著光。

我希望,我們並沒有真的驚擾到它們。
我希望,它們世世代代都滿盈著紅樹林的枝葉間。

我們虧欠大自然太多。


××××

寫於 20/8/2013

精靈女王藏於紅樹林深處嗎?
而那閃爍、閃爍的小傢伙,是否精靈女王的使者、士兵。在女王歇息的時候,走出人間嬉戲。

夜晚的紅樹林。
亮如白晝的大月光。

小傢伙飄啊飄啊,來到了你的眉眼。
眼往上瞟,瞥見了那閃爍的燈。
然後掉入救生衣。

你手握著那小小的閃閃發光體,像小孩一樣發出細微的驚嘆聲。

船行駛。涼風飛。

涼風有信,秋月無邊。你忽而想。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