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紅樹林裡的精靈女王



那日哈菲茲不在。Cherating村里的午後,悶熱得彷彿聽得見空氣粒子沾粘在皮膚毛孔上的聲音。

我們在哈菲茲的茅草屋裡東張西望。
然後走到河邊。

天空竟然開始聚集烏雲。
而河流悄寂無聲。
遠處那密融融的綠與褐,迷濛了我的眼。

我深吸一口氣。
嗯。流水與樹的味道。

××××

午後的這場遊河之旅,竟似無人在意。
懶洋洋的、不太炙燙的陽光下。
一整個Cherating村像是人去樓空。

哈菲茲呢?

××××

原來紅樹林長這個樣子。
我僅僅為那只記得書上那些模糊描繪而好奇著。

後來我告訴一個朋友,她說:我家附近一大堆。
啊。
原來是我如此孤陋寡聞。

我們仨在船上探頭探腦。
哈菲茲確實不在。
倒是來了個小伙子替我們掌舵。

黝黑精幹的小伙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小。
話也不多。
總是有問才答。



那撐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的氣根。那與泥濘混成一色的板根。
那盤根交錯的綠。

那彷彿閃動著亮光的瀲灩水光。

是的。
依然是寂然無聲。
依稀聽得見,那船劃過水面的些微波瀾。
一恍惚,似是聽得見那泡在水面上的呼吸聲。

小伙子偶爾慢駛,停頓。
隨手拔了懸吊在半空中的‘根’,直挺挺地丟進水里。
它也就直挺挺地插進水底下的泥土裡。

『它就這樣開始生長啦。』

哦。

××××

我們進入了支流。
那狹窄的水道,兩旁皆是不疏透的枝葉與氣根。

此時我們才真正進入了異想世界。
我仰望、俯視、環顧。
臉上寫滿了驚嘆號。

腦袋裡卻開始轉動。

靜謐的氛圍。我以為,我已經聽不見任何聲響。
樹影綠了一道河。
那交錯的樹根與枝椏密密織織。織成了一網天幕。
不高。就矮矮的。

我以為前方不再有路。
駛前卻柳暗花明。

嘿。
我們是走進了精靈女王的秘密城堡嗎?

××××

然後滴滴答答。
天空落起了雨滴。

××××

嘩啦啦。
傾盆而下像倒翻的大水桶。

於是。一場我幻想中的紅樹林探險,嘎然而止。

精靈女王並沒有在一大網的暗綠裡出現。

————————————————————


氣根生於外。果實掉入泥灘裡,在水里抽長。
紅樹林裡住著女精靈嗎?她們是否在林間嬉戲?

那清澈如鏡的倒影,暗綠的茂密樹林,流水的根。

如果一直往內走,你會看到掉入地平線的大海?還是女巫居住的城堡?

下起了狂風暴雨。
落雨打在臉上,濕透的身體。
如此的潮濕。又如此的結局。
意想不到,卻又如此盡興。

你感受到了嗎?那風那雨。卻是最深沉的神秘。最暴烈的愛。


寫於2013年8月20日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