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1日 星期二

那杯日本清酒

我感覺臉有點熱熱的。
那一小杯日本清酒並沒有讓我醉倒。

朋友說,在吉隆坡喝酒可比在新加坡便宜。
可是你不行,因為得自己駕車回家。
除非有人載你回家。

頓了頓。
然後又說,可是我在新加坡工作。
朋友說完,自個兒笑了。

我佯怒,笑罵拍打他的肩。
去你的!(所以是要說來幹嘛?)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之間的談話越來越生活化。
對他,我越來越粗魯、毫不避諱。
雖然,那就是真正的我。

我喜歡那樣的輕鬆自在。
雖然他老是叨唸我。好差勁、身為理科生卻沒有推理能力,很容易給人拐走、只會回家與工作的路、說話沒重點。

然而,在他面前。我就是一個他平等以待的朋友。
我做最真實的自己。
他唸我。我笑罵。

那杯日本清酒。
真可惜了。
無法冰凍,也無法加熱。
溫溫的。

然而我喜歡那樣的氣氛。
喜歡他連短信都顯得輕鬆愉快的語調。
喜歡聽他說故事。喜歡,他偶爾難得的燦然一笑。

我把這些零零碎碎都記住。
因為我還是會害怕,有一天我會不記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