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9日 星期日

雲霧之端

那是一座看起來非常規矩的城市。

在井井有條當中。
在匆忙尋路的步履當中。

我瞥見數個西裝筆挺的男人站在街頭的某個旮旯。
吞雲吐霧。

我晃神。

啊?

××××

吸煙亭。吸煙‘站’。還是,吸煙一隅?

我素不喜吸煙的人。(朋友除外。多麼‘大小眼’。)
不喜那煙味繚繞。

我清楚了解吸煙者與二手煙接收者之間。那存在的矛盾關係。

而我在東京的某些街頭,看見出來抽一根煙的男人們。
聚集在一塊。

在京都的某個夜晚。
那霓虹閃亮與河流潺潺的夜色裡,我看見了更大的一個吸煙亭子。

匆匆瞥了一眼。
我掉頭繼續走我的路。

××××

聲色光影中。我走我的路。
尋覓著自己的方向。

即使路錯了。即使寂寞。
那畢竟無關任何人的事。

而我卻為了一個又一個純粹‘路經’的吸煙亭子而若有所思。

××××

到底禁煙。是否‘侵犯人權’?

我在Family Mart門外,偶爾會看見蹲在一角或就斜斜靠著牆,點上一根煙的年輕店員。
那些在收銀機後頭,嘰哩咕嚕一堆話,平板的語調,沒有特別笑意溫暖的臉。
但絕對謙恭有禮。
在寒冬的天氣裡,來到室外喘一口氣、點上一根煙的店員。
那是一張悶悶的臉,還是若有所思的臉?

我老是提著便當,瞥一眼。然後匆匆走回旅舍。
太冷了。

××××

什麼時候開始,我懷念你說你戒了煙的那段日子。
我們不常見面。
但你面色柔和,精神煥發。

現在的你,老早不避諱在我眼前吸煙。
而我看著你。
老是好奇那煙盒子。

然後好不容易才搞清楚,一盒有20枝煙。
然後我才留意到。一盒煙大概馬幣十一塊多。如今要起價到十二元了。
還是比日本便宜。

東京的香煙自動販賣機,一盒煙折合馬幣大概十四元。
可以日本的消費水平來說,那是相對廉宜的,不是嗎?

又如何呢?

我在意的。
是你的健康。
雖然我知道你聰明冷靜,有自己的想法。
也特別有分寸。

可是。

我真的希望你少抽一點煙。
希望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好嗎?

是的。我很囉嗦。

××××

七天的短暫停留。還要是兩大城市。
我想,我是無法真正體會東京與京都的氣息的。

而我只是小小留意著,那些無處不在的自動販賣機。
那些吸煙亭子。

那些雲霧之端。

然後想起了你。
想起了你的時候,特別懷念你的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