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奇妙時光

這是一段奇妙旅程。

奇妙得不可思議。奇妙得如今回想總是啼笑皆非。
快樂啊。
回來,卻莫名的有著重重的失落。

然,不讓自己沉溺在失落的情緒里太久。

我想書寫,那一截、一段的,奇妙時光。
即使,只是吉光片羽。
即使,只是胡言亂語。
即使,只是些……跳脫情緒。

××××××××××××××××××××

















頂著大太陽在怡保老街閑晃。
腳丫被熾烈火紅的陽光燒得滾燙滾燙的,卻依然慢條斯理地,如游魂般地捕捉。
捕捉,眼角瞥見的一抹破落。
昂首仰望的一抹藍。
低頭看見的復復重重的影子。
亦或抬眼凝望遠方的一幅畫面。

這里沒有我家鄉的擁擠窒悶,沒有人潮碰撞(大概除卻一些人山人海的咖啡室或食肆)。
卻有相似的老房子,相似的大太陽。

我想捕捉的,是一段停滯的時光嗎?
一段悠閑時光?
一段充滿意外與歡笑的時光?
都有吧。



我記得,落單的時候,在寵物店前逗弄著被我吵醒的小狗狗,臉上漾開的笑容。
只是回首,鐵籠子里的小狗狗,莫名牽動著心里的哀傷。
一段小小段的時光,讓我莫名其妙的快樂,也莫名其妙的憂傷。
奇怪如我。















在二奶巷來來回回地躑躅,總是不舍得太早離開。
短短的一條小巷子,連自己都忘了在那里流連多久。

呆呆地凝視著那些破落的門戶。我沒有馬上舉起相機。
看著看著。我知道的,我想彌補我總是從鏡頭看見畫面的遺憾。而漸漸少了,用眼睛去記取畫面的感覺。
貪婪地看。發呆似的看。
有時候,尤其那么多次之后,我開始猶豫。到底該迅速捕捉畫面,還是慢慢地 - 凝望?
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悠閑地,緩緩地看過一遍。然后,再慢慢地,用鏡頭捕捉我的畫面。
貪心如我。

這些老房子啊。二奶巷的故事。
其實我,只是喜歡,走在老房子之間的感覺。


×××××××××××××××××××××××××

加速。緊急剎車。
‘碰’!

從前,我總以為沒有哪個笨蛋會在接近收費站的時候還會加速往前沖。
除非,司機嗑了藥,還是喝醉酒,還是強盜小賊在逃逸,還是……一群瘋子在車上。

什么叫‘腦袋一片空白’。什么叫‘嚇傻’。什么叫‘驚嚇得說不出話來’。
總算體驗到了。

萬幸沒事。萬幸平安。
當下的爆笑,到底是在掩飾心存的余悸,還是真的嚇傻了?

這大概是我目前為止遇過最瘋狂的事。
也希望,不會再有。
其實,我心臟沒有很強。我不想再體驗那種心跳幾近停止的感覺了。

××××××××××××××××××××××××

在玻璃市的第一頓晚餐,在瘋狂之后顯得格外安詳。
一頓安詳的晚餐。多奇怪的形容詞。

少了許多的廢話,許多的無厘頭。
在安娣安哥面前,大家都乖乖的。也怪怪的。

雖然還是嘻嘻哈哈,卻多了一股奇異的‘矜持’。

最奇特的還是,除了第一道菜是自己夾到盤子上之外,竟然一頓飯下來我幾乎不再需要夾菜。
到現在還會納悶,為什么你們每個人都夾菜給我?
你夾青菜,你夾魚肉,你夾其他的。

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事情。雖然納悶。雖然奇怪。雖然沒什么。
雖然就只是那頓飯而已。
那一剎那,我還是感覺幸福。
朋友,謝謝你們啦。
至少,我的奇妙時光又多了一點點。

××××××××××××××××××××××

那晚其實睡得不好。
出門在外通常容易入睡的我,竟然輾轉反側了許久才淺淺入眠。
一夜下來,窗外呼嘯而過的車聲和風扇轉動的聲響總是讓我睡睡醒醒的。

然而。奇妙旅程才剛開始。
一夜難眠,又算得了什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