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聽見你的心跳了嗎?(II)


當你一步一步走,是否就真切地聽見了自己內心的聲音?

我仍記得。
那一步一腳印。

一笑一語。

一彎在白晝裡慘淡的新月。
一叢一叢夜幕裡靈動閃爍的星子。

聽見你的心跳了嗎?
聽見……那屬於。

你自己的心跳。





市集裡小小喧鬧著。該是如同平日。
無人特別注意我們倆。

我停在老奶奶的攤檔前,翻看著她售賣的明信片。
奶奶臉上擦著thanaka.
有說是美容效果。有說是為了防曬。

那源自於木頭的thanaka,被製成了緬甸的手信。
後來回到仰光,在超市裡看見廉宜的thanaka乳霜、粉。還有一整根木頭。(!)

老奶奶和藹慈祥,總是笑著一張臉。
卻無法與我們溝通。
一老粗模樣,穿著longyi的漢子自不曉得哪個旮旯竄出來,就以那簡單的英語和我們討價還價。

為難著。卻終究買了下來。
即使我們想,必然有一大部分的錢是進入了那漢子的袋子裡。

市集依舊喧嚷。
我想著老奶奶的笑。還有在市集外頭,一個向我們討candy的小女孩。






11世紀至13世紀。那古老蒲甘王朝的盛世。
是為了宣教?
為了求好生,累積功德?
還是為了將他們的魂鑲嵌在那林林總總、鱗次櫛比的佛塔裡,以供後人景仰?

上萬座的佛塔在蒲甘一一拉拔起來。
千姿百態。素雅華麗有之。高聳低矮有之。

那是在爬上瑞山多佛塔之後才能體驗的宏大。

亮光燦燦的白晝裡。褐紅色或獨立散落、或聚集成陰的大小不一的佛塔,總是有些蒼白與寂寥。
夕日下。千座佛塔仿似活了起來。
訴說著 - 百年孤寂。

夕陽無限好。
我和朋友踏著星光,走了六公里的路回到良烏。
幻想著:有天我要和某個他,一起看星星到沉睡。然後在彼此的臂彎和晨曦裡醒來。


Add caption
如果這是這是暹粒的巴戎寺,想必得排隊。
然而這是緬甸蒲甘的達瑪揚基寺廟。


只有我們倆會特意重訪某日匆匆走過的達瑪揚基寺廟。說好要穿上鮮艷衣服。
在那褐紅色的窗櫺之間嬉鬧拍照。

人不瘋狂枉少年。

雖然我們已不是少年。
可那股日日來回徒步超過十公里的狠勁。
那執意重訪喜歡的地方的傻氣。
還是得趁有心有力的時候完成。

還好。
無論是我還是她。
依然心有餘,而力尚足。





大日天下的瑞山多塔人跡罕至。

我們爬上去。
瞭望蒲甘在大晴天下的蒼白與恢弘。

發呆。許願。
並對自己有所期許。

××××

當年阿奴律陀把上座部佛教帶入蒲甘。
可曾想到當日的瘋狂建廟,雖然終究讓蒲甘王朝由盛轉衰,遺留下好幾世紀的荒蕪與寂寥,卻似乎在今天,給蒲甘帶來了新的希望。

那是新的希望嗎?
還是新的、無盡的空虛。

然而我喜歡蒲甘。非常非常喜歡。
或許是因為,我在那裡找回了旅行時的心跳。
也或許是因為,我走了許多許多的路。

而這一路。有人陪著。

××××

聽見你的心跳了嗎?

一步一腳印的心跳。
一顰一笑的心跳。

蒲甘。你必須謙卑仰望。或開闊瞭望。

你必須行走,。
才能在轉角遇見荒涼。才能抬頭就遇見星光爛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