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聽見你的心跳了嗎?(III)




往右走,舊蒲甘。
向左走,是良烏的市集與民生。

是河。

那永恆生生不息的流水。孕育著平原與生機的緩緩流水。
依拉瓦底河。
貫穿緬甸的大河。若江。

依拉瓦底河岸灰撲撲的。
霎那讓我憶起瓦拉納西的恒河畔。

那彷彿已經很遙遠,卻仍然異常清晰的記憶。




然而依拉瓦底河顯得平凡許多。
安靜地孕育著蒲甘平原人民的日常。

灰沉沉的河彷若灰沉沉的生活步調。

年輕人在玩藤球、小孩挑水回家、婦女在小店屋簷前經營小生意、慵懶無神的狗狗歪躺在路邊,艷陽底下假寐。

穿著Longyi看似無所事事的男人無論在行走還是騎摩托車或腳踏車,總會多看我們倆一眼。我不喜歡那樣的目光,雖然他們大都毫無惡意,純粹好奇。

然後,在我們準備回旅舍的時候,忽而聽到了朗朗讀書聲。

xxxx lose weight.”我懷疑我聽錯,但確定那是英語。

星期日陽光美好的懶洋洋早晨,一座搭建在低於路面的亞達蓬下,暗綠黑板與白色粉筆,木製桌椅。英語老師與十數學子,進行著英語的傳授與接收。好奇駐足觀望,見有小孩瞥見了我們,又迅速恢復注意力專注上課。

我忽想,這些英語教育會否改善他們往後的生活?會否不再只是學習‘Candy’,像我們之前在市集碰到的那個伸手向我們討糖果的小孩?

晃神間,那年在金邊與暹粒的影像在回憶裡倒帶播放。

蒲甘,我希望她的孩子不會變成那樣。

哦。是我想太多。






這道大水蜿蜒貫穿緬甸,像生命的臍帶,向周邊的土地輸送養分。

我站在河岸邊四顧瞭望。
想起仰光旅遊局裡那兩位和藹的大嬸對我們說的:我們的人民把水置放在路邊,供路過口渴的人免費飲用。

水,也代表我們的心,純淨若水。

而我的心,是否純淨若水?
而我仍然要問:你是否聽見了你的心跳?

蒲甘。
那帶來行走與心跳的小城。
那曾經輝煌而今處在夕暮之中的古代皇城。

荏苒時光不再。
在最後的時光裡,我來到了代表流動生命的大河邊。

一切都還活著。
富有生命力地活著。

如此。心跳才強韌有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