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31日 星期六

誰說。




最近老是回想。從前的選美比賽,水噹噹嬌滴滴的佳麗們在被問及任何祈願之時,總是說:世界和平。
附上優雅笑容一枚。

小時候不懂事,老覺得假惺惺。

而今混世中。溷濁。擾攘。
孰真孰假已是難辨。

我才知道‘和平’這個字,不是理所當然。
而是如此難以實現的一個願望。

××××

奧巴馬在世界警察之國,似是實現了馬丁。路德。金當年鏗鏘有力的:我有一個夢的夢想。
他挾持著改變的旗號,美國自由的風氣,卻在這些時候出現了曼寧被定罪。對揭發政府肆無忌憚對世界暗中監察的斯諾登窮追猛打的事件。

那本來就不是最簡單的政治。
誰說這個世界非黑即白?

××××

從Tunisia青年自焚事件,到阿拉伯之春。
到如今仍然紛擾不休的阿拉伯國家裡的硝煙血腥。

誰又對了。
誰又錯了。

埃及。從自由選舉得來的政府,卻是保守宗教派的穆斯林兄弟會。
是的。走了一個。來了一群。
誰又起了。
誰又倒了。

結果。誰遭殃了。

或許。本來。
是非黑白本來就是扭曲的。

埃及。從前的古文明呀。那曾經輝煌,留下令人驚嘆的傳世金字塔的文明古國呀。

或許。民主自由、經濟好轉、歌舞昇平,得必須建立在掙扎陣痛和無盡的血腥中。

誰說。

××××

那遙遠的阿拉伯國家。那遙遠的中東。
那從前開始就被灌輸‘很危險’‘很混亂’‘別去’的地方。
那和阿富汗等同‘危險’的國家。

對這些國家,我從來都只有片面的知識。
自然也就沒有什麼看法。

我只是,僅存。
那沒有絲毫價值的憐憫。

不了解。於是沒有情感。
不曾抵達。於是沒有嚮往。

你說。
一年多以後,我是否可以抵達那一片土地?
那一片,你曾經留駐的土地。

或許。我能做些什麼嗎?

××××

敘利亞。

這我最後想說的土地。
我的歷史老早還給老師。
對敘利亞完全沒有概念。

(你是否會訕笑我的無知?)

是誰忍心如此對待自己的子民?

誰說人性本善。
誰不曾說。權力能使人性敗壞。

報紙只是那一兩版的國際版頁。
我嘗試到cnn和Aljazeera的網站追踪新聞。

開戰嗎?
不開戰嗎?

開戰為何?
不開戰又為何?

而吃虧受苦的,永遠是只求安定過日子的老百姓。
我無法再讀下去。

我想起你曾經告訴我,你在敘利亞一趟轉折卻最終抵達目的地的搭順風車經歷。
想起。你似乎曾經說過那些人對你的好。

孤身旅人對於陌生人的好,總是感恩至極的。不是嗎?

你回來了這個炎夏濡濕的國度。這個很多‘青菜’的國度。
這個好像是你的家,又不似你的家的國度。

如今又離開。

你是否曾經回想。
那一年,在巴林,在也門,在奧曼,在敘利亞,在那些個你曾經很熟悉(是嗎?)的阿拉伯國度裡。
你得到過什麼。
你失去過什麼。

而又是什麼因緣,讓你在混亂進駐之前,去了你想去的地方?

你說過你不回頭望,只會向前看。
那。

你曾經回想嗎。
那些曾經對你好的人。

××××

面對著那些綠色身影在一片盛世景象中,風餐露宿爭取簽名。
(那是何等反諷的畫面。)

面對直直滑落的幣值。

面對一個可以讓炸死人的人逍遙法外的法庭。

面對永無止盡的搶劫、槍殺事件。

面對一群腦袋長草異常敏感的政治人物。(怎麼我們的人民會選出這樣的政府。怎麼我們的內閣是由這些人組成。)

面對動輒要我們回中國印度的跋扈政治人物。

面對讓我心悸哀傷卻又無能為力的國家和世界。

日子過得不苦卻又掙扎。
而在這些時候,我忽然想聽你說話。

我真的懷念,那些我們聊天的日子。
不多,但實在。

知道嗎。我從不想在你面前看手錶。
因為和你說話,聽你說話,總是讓我不捨得走開。

而這些日子。
竟是遠了。

這些日子以來。
我覺得,你離我很遠很遠了。

或者對你來說,我們從來沒有很靠近過。
那未竟的一杯酒。什麼時候才可能實現。
有可能實現嗎?

我只是有點混亂。有點難過。
但是仍然想努力改變路向,改變自己的結局。

你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