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平安







我歪歪地躺在椅子上。
隨著微微翻湧的海浪、宛如搖籃曲,一顛一顛地,搖晃著入淺淺夢鄉。

大約一小時的航程,我在船上睡著了。

睡去之前,我看見香港島與烏雲繾綣。
真美。

比霓虹閃爍美。
原來厚厚烏雲與香港島的結合,竟然有種詭異的溫柔。


這麼多年以來,我們一家人來來往往香港那麼多次,卻從未往離島去。
那日我原說要到南丫島。
我們行經那幾號、幾號又幾號的碼頭。先是看見了往長洲的碼頭。

姐姐和我往裡頭張望了一會兒。知道第二天是長洲島慶祝太平清醮的重頭日子,飄色巡遊、搶包山等等重頭戲,將在明天上演。

姐姐忽然說:我們還是到長洲看看吧。

船靠岸了。一艘一艘的漁船並列。
岸上一枚又一枚迎風飛揚的各色彩旗,在陰涼的天裡格外‘醒神’。像廣東俗語說的。

海的味道。
遠離城市的味道。

在快靠岸的時候,我就幾乎愛上了這種迎風飄來的喜慶氣息、小漁村的情調。
雖然天氣不晴,但是我很快樂。
或許是因為前天夜裡上吐下瀉、精神不濟,而我在船上睡了一個好覺。



操場上的包山,正是預備給第二日的‘搶包山’活動。


那年看《麥兜》,第一次知道有搶包山這回事。
麥兜啊麥兜。一心想拜師學滑浪風帆,師傅卻決定傳授他搶包山這項才藝。

然而太平清醮不僅僅是‘搶包山’。

清朝中葉,話說長洲發生了一場瘟疫。居民往北帝廟祈求神明,盼能消災解厄。
爾後災厄消除,居民於是每年農曆四月舉行‘太平清醮’,撫慰當年亡靈,亦答謝神恩、祈求平安。

每年五月中旬的長洲該是熱鬧沸騰的。
長洲的太平清醮這些年來或許有了些微的變遷,然而不變的大概就是酬謝神恩,尊重神明,和祈求平安。

或許,對漁民來說。再也沒有比‘平安’更為來得重要吧?
一片汪洋裡,乘浪而去,平安歸來。
廣東話有句俗語:無穿無爛。

富貴如雲煙,平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吃過平安包,這一年就平平安安,無風無浪了。

走進巷子裡,許多店鋪關上了門。門外掛著告示說,為了明日的慶典齋戒,今日不營業。
心裡忽然一動。


巷子不寬。人不太多。店鋪半數在關閉狀態。
一種海島的悠然氣息。
難怪船一靠岸我就喜歡上了。
我喜歡長洲哦。

真的喜歡。


大叔在製作小包山


往北帝廟方向走去的時候,忍不住停在紀念品攤檔前,挑那些可愛的平安包手巾、手機袋。
媽媽和大嬸閒聊。

大嬸說,太平清醮在長洲是一年一度的隆重盛事。
為期一個星期的各種酬謝神恩的活動、製作包山、為週末的飄色巡遊作準備。
那是讓整個長洲的居民全員動起來的節日。
所有街坊鄰里都會各自出錢出力。

那是一種很濃烈的社區精神。
那是在大城市裡長大的我所不曾體驗過的社區精神。

我聽著。心頭忽然有種感動。




我們往北帝廟走去。一顆一顆的‘平安包’貼在架子上。
操場中央的高大包山寂寞地直直挺立。
空曠裡,沒有人煙。
誰會想像到,明天,這座操場將擠得塞不下一枚針。

廟裡煙霧繚繞。媽媽照例持香祝愿。
繞回巷子裡的時候,售賣平安包的店鋪門前擠滿了人。

媽媽買了一顆平安包,分著讓我們一家人吃了。
吃了平安包,今年就會平安健康。

我們晃到不太乾淨的海邊。
看著灰濛蒙的天。灰濛蒙的海。
吹著海風。

香港的春天。離島的海岸邊。
天氣不錯呢。

在北帝廟上香

我們就這樣在長洲的節慶前夕,悠悠然然地轉了一圈。
跟著醒獅隊上岸。
觀那彩旗飄揚。
看那不曉得什麼的小小遊行。
看著街坊們準備太平清醮的重頭慶典。
吃著平安包。

那種濃濃的人情味。強烈的社區精神。
還有離島的悠閒氣息。

我喜歡長洲。
喜歡節慶前夕的長洲。

人潮還未湧來。長洲不大呢,怎麼擠得下那麼許多人?
這樣,正好。

搶包山,飄色巡遊,我在電視上看就好了。
(第二天我在澳門的酒店觀賞直播。)

××××

回到中環碼頭。
烏雲依然籠罩著中環的天空。海風開始夾帶著雨絲重落落地飄打。
我們走著走著。忽然聽見‘碰’一聲。

回頭一看。一支鐵柱就在我們身後倒下。
重重地砸在地上。

我們嚇了一跳。
媽媽忽然摀住心說:幸好剛才吃了平安包。

(幸好沒有任何路人被砸到。)

×××××

注:搶包山的活動在1978年發生過一次包山坍塌事件、傷亡了數人之後,曾經被香港政府禁止了26年。一直到2005年才又重新舉辦。而且嚴格限制‘攀爬’人數,以防意外。

2 則留言:

  1. 長洲的悠然氣息与香港的喧哗情景成了很大的对比。。。
    几年前,骑着脚踏车游長洲。。。现在记得的是那里咸味的空气。。。

    回覆刪除
  2. 嗯。對。那是海的味道。:-)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