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久別

我望著他。
昔日即使好久不見,也總是以唇槍舌劍冷嘲熱諷當作問候。
那天他沒有,我語塞。

××××

我們的對話陷入長長的沉默。
茶餐室裡周遭的聲響在我們之間的空氣裡凝佇。
安靜得不像話。

我發現我不懂得怎麼面對這個在我眼裡,老是大小孩一樣的一個男生。
他是男人了。

××××

有些事情無法說出口。
有些人,你沒辦法安慰。

我知道,他不需要我的意見或什麼的。

但是我仍然小心翼翼地,對他認真地說了一些話。
因為『你是我朋友。』

××××

感情並非只是愛情。並非僅僅風花雪月心靈相通。
更非逃避遠離。

我告訴他:感情需要承當。

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只會把彼此撕裂得更深。

他說他想逃。
我說:逃離是最差勁的方法。

××××

『你變成熟了。那很好。你會更懂得珍惜下一個。』他說。

我愕然。
他從來不誇讚我。

他以為我還有在為那一個人而難過。
我輕輕帶過。

『說沒有感覺是假的。但都已經過去了。』
多制式而官方的回答。

我回顧。兀自想起。
然後發現,真的。
愛,已經不存在了。

放下不放下,原諒不原諒,幸福不幸福。
對我來說,都已經太彆扭。

因為。

都。不。重。要。了。

××××

我一直為自己重複。
確保自己的任何提及勾起,都再也激不起一絲漣漪。

××××

他終究沒說出口。
而我始終有點擔憂。

『只要你好好地生活著,就好。』

好好生活著。
努力承當生活的苦悶、停滯、逆境、挫折,和感情的折磨。

丟下一切去旅行並不能解決問題。
那會讓旅行的素質降低。

另一個他曾經如是說我。

要走。就要走得沒有牽掛,好嗎?

××××

我希望下一次見到的他,會是如同往常,容光煥發。
嘴巴一樣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