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日 星期六

河階邊的第六感



趿拉著人字拖,啪啦啪啦晃悠在瓦拉納西的恆河岸邊。
或許因為如此悠長。
或許因為如此閒散。

總是一丁點的微末事兒,就牢牢記在心上。

比如說,無意中在面子書看到他與遊人的合照 - 在伊朗。
本無太放在心上的事情,彼時卻忽而在心裡逡巡不去。

一種莫名的感應在心底發酵。
從淡淡地念及,一日一日沉重。

怪呀。我不過借了你的肩膀半個夜晚。不過聊了數次,在櫻花旅館的頂樓、在比什凱克的吉祥飯莊。
不過是,你送過我到車站。

本是擦肩。也只是說過:有緣再見。
怎麼會有如此不詳的感應?

在面子書上傳訊。杳然。
心裡的不安很莫名地翻攪。
一直到很後來很後來,我還是搞不懂。那莫名的不安從何而來。

想找他的電郵地址。才不過想了那麼一天,就在剛搬去的旅館忽然看到這本伊朗孤單星球。
好奇,隨意翻翻。
末頁寫滿旅人的電郵地址。
最上面的那個,正是他的。

這本書,從伊朗被帶到了印度的瓦拉納西。
那日,落在了我手裡。
也忘了是否有寫電郵給他。有吧?

終究忍不住傳了手機短信。

總覺得你有事發生。
好奇怪的我呵?

那不安的感覺終於得到了回應。
旅人已安好而在康復當中。

一則斷了線的消息。一個宛若人間蒸發了的旅人。一本彷若接力賽似的,被一個又一個旅人傳遞到瓦拉納西的OM rest house 的伊朗孤單星球。
終於,一則回音。

我放下一百個吊掛無依的心。

你覺得很奇怪吧?怎麼我會放在心上。
或許我只是想。
我們都是孤單旅人。畢竟是同鄉,又恰巧遇上。又恰巧該是在同一個國度裡。
我偶爾有想,如果有一天我在路上人間蒸發了,遠在馬國的家人朋友要等多久才會知曉?

我只是…………關心一個同鄉的孤單旅人。

後來,我沒有去伊朗。沒有去土耳其。沒有去約旦伊拉克。
然後,再也沒有那樣的感應。
那在恒河畔的日子,如此深刻的感應。




2 則留言:

  1. 远方有个人忽然惦记着你,虽然那是不安的不祥预感,但你的那位友人可真是幸福的。

    回覆刪除
  2. 他有沒有感覺幸福我不知道,但他第一句話是:我真的不得不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哈哈。

    但我倒是不希望再有不祥的預感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