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細說從頭(III)

束河古鎮像個迷你麗江古城。是我們去得不是時候?
還是,束河仍如束之高閣的晶瑩玉石 稀奇珍貴,未被賞識。也未被俗氣沾染?

小橋流水孤芳自賞,搔首弄姿卻落得寂寞下場。
可我記得我喜歡束河。

那是四年前的束河。
四年。四十八個月。
多少個春去秋來。
多少遊人來了又走。

多少個日子。
回憶只剩下唯美。

我們脖子上仍掛著旅舍老闆借我們帶的‘騎馬’寬邊帽,依偎在流水邊的木椅上,說著不著邊際的話。
單純恍若小孩初生。

不似麗江古城總是忙碌地讓流水進入遊人的鏡頭里,束河安靜得不像話。
然而,她又是蠢蠢欲動、含苞待放的。像不甘寂寞似的,期待著落單迷途的遊人、期待著逃離麗江窒息氣溫的旅人。

她準備好了。

如同麗江古城一樣。美景、咖啡館、火鍋店、客棧。甚至比麗江古城更多了一份‘洋化’。只等著旅人前進。

有些地方,你已經不想再回去。
你清楚知道,最美的只是回憶。

在那咖啡館的落地窗旁,我們嬉笑著,玩著小時候的‘釣魚’玩具。
啜飲着自己泡的熱巧克力,幽幽淡淡地淺嚐輕笑。

咖啡館沒其他人,老闆竟是允許我們的要求,讓我們在吧台泡了那幾杯,如今已忘了味道的熱巧克力。
我和她探進了咖啡館後頭的客棧。
院子裡有一婦女在織衫。

嘻嘻哈哈間,我們徵得允許,溜進無人的客房一窺。

日子是否撐得下去?那時候的我大概有如此想過。有多少遊人會來到細小的束河,像是麗江古城的仿照版?

守著日子。守著寂寞。
客棧本來該是送往迎來、熱鬧交流的地方。在只能守候的時光裡,寂寞如何自處?

如今,你是否還會如是想?
你的心。
是硬了。冷了。還是停擺了。

你總是胡思亂想。
還沒搞清楚就把自己墜入五里霧裡。

你告訴他。你要戒掉這個壞習慣。
可是你從沒認真改。

四年後的今天,當你書寫回憶。
你還是一樣。
想太多。

我們回到咖啡館樓上,繼續把熱巧克力喝完。
說了些什麼了?

只記得,胡鬧著,悠閒著。

於是我們有了一段愜意的咖啡時光。

斜躺在火鍋店舒服的沙發椅上,又是我們包場的店裡,晚餐味道如何老早忘了。
又只記得,我們說著說著,懶惰了。

麗江的柔軟時光演變成束河的慵懶歲月。
於是我們決定,不去玉龍雪山了。

我們留在麗江古城裡 —— 探索嗎?溜達嗎?豢養懶菌嗎?

我說:我要去看清晨的麗江古城。


OS:或許只有那時候的麗江古城能走進我心裡。

這段旅程。
歷經你的跌宕歲月。
是時候總結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