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7日 星期三

忘了我是旅人

三月天初春時節的廣州市。嫩綠的新葉填滿了枝椏,綠了一道街。
天空陰陰的。
風。涼涼的。

廣州市的這一隅,沒有喧鬧,只有悠然。
也或許,我們今日也如此悠然心情吧。

××××

廣州是這趟二十一天旅程的終站。我們將從這裡飛返吉隆坡,然後從旅人的身份回歸那工作、吃飯、逛街的日常定位。

漂泊終將留下。留在身後。

從胡志明市開始一路趕著,來到河內、老街、進入雲南邊境的河口、元陽、羅平、昆明、麗江、香格里拉,然後返回昆明。最終從昆明一飛,飛到了廣州,預備回家。

旅途中的起伏彷若那心電圖的PQRST點。起伏,有規律。卻也偶爾會如同患上心律不整。起伏,突然荒腔走調。

當我們終於來到了廣州,一路上看著有些‘久違’的城市景象、甚而麥當勞,朋友突然笑了:我們回到了文明世界。

我們全體笑了。兩個多星期的奔波,於我還可以。朋友倒是有些疲累了。

如今重溫這段你兩年前的文字。
你忽而笑了。

有些經過。有些痕跡。
總是在回頭望的時候,嫣然一燦。

你真的還可以嗎?
你得相信,一依然可以。
走一段更加漫長的。

和他一起。

雲南是美麗的。但我們忽忽悠悠地走過。
廣州也是美麗的。因為我們在那裡歇息。

想起在胡志明、在河內、在沙壩。我們到此一遊,匆匆來了又走。徒然留下幾抹淺淺的身影,和淺淺的印象。
很明顯的,在那裡,我們把自己當遊客。當地人也把我們當遊客。
即使是種多心,依然覺得在他人的瞳孔裡看到了自己的茫然與新奇。或者,還有種準備待宰的無辜模樣吧。

在雲南。我們觀光,我們拍照。在旅人群中,感覺安全。
是的,大家都一樣。

後來。在那些特別特別陌生的地方。
你也常常因為遇見了旅人而感覺心安。

你會懷疑自己。
到底是否有那股探險精神?

為何走了出去,卻渴望安全。
如同他眼裡那些不勇敢、不敢探知未知世界的膽小鬼。

你原來在乎他的眼光。
也清楚知道你不是他眼裡欣賞的人。

他在2010年之後才走進你的世界。
你在2011年才第一次遇見他。

是什麼樣的命運。
讓你一次又一次。
往這些不太欣賞你的人靠近。
僅憑著心裡的一片赤誠。

但你知道。
他們都先後,在人生的某一段路開啟了你心裡的一塊。

遇見的人與走過的路一樣。
讓你的生命盈盈豐沛。

而他呢。
2011年之後的這個他。
這個旅人。

他仍是你眼裡的未知。
一個你似乎看不清的朋友。
卻是你真心相待全心信任的人。

遇見他。總是讓你感覺安全。
從認識的那一天開始。

××××

偶爾脫離晃神,仿似進入個人冥想世界。有種自得其樂。那一剎,我進入了自己的世界。有點不切實際的幻覺般的快樂。

一切都是新鮮的。
一些時候,有些悠然。
一些時候,有些興奮。
一些時候,有些憂鬱。

然後,我們來到了廣州。天氣陰陰涼涼的,心情突然放鬆了起來。
不必趕路了。接下來是回家。

不找旅遊景點。不刻意拍照。不必等日出,不必觀日落。不必不必不必。

我們住在上下九路附近。那裡即熱鬧又悠閒,還有種老廣州的味道。那些在電視劇《西關大少》裡看到的老房子。那些被遺棄的角落。那些民生奔騰的一隅。
然後,不懂為何,我們徹底放鬆。

上街去。就只是走啊走的。
在那裡,沒有人會把我們當遊客看。
我們和當地人一起走在街上,除了我身上掛著的相機和偶爾的口音不純,沒有人把我們當外來客。
走進小吃店,不必擔心有人會坑我們。價碼牌就如此大剌剌地掛在牆上,一視同仁。

可以放心地吃。放心地走。彷若走在自家路上。
好熱鬧。轉角,好悠閒。

這是我在廣州不足七十二小時的感受。
更多的,是種做回普通人的感受吧。

真奇怪,旅人啊。拼命想要脫離那制式的生活。拼命想要獨一無二。拼命想要製造屬於自己的喃喃自語的旅程。
畢竟前人走過的路已太多,步伐太凌亂、意見太紛呈卻擺脫不掉一些固有的形容詞。
於是旅人啊。想要獨創。想要屬於自己的特別。到頭來,還是有那麼些時候,想要回到原來的生活。在那原來的生活裡,你不是觀光客。你走路、吃飯、逛街、睡覺。和其他人一樣。
求得了不一樣,卻為回到了‘一樣’而感覺輕鬆。
是有這樣的矛盾嗎?
就如我們來到了廣州,竟然輕嘆:回到了文明世界。我們來到了廣州,心情鬆懈了下來。我們來到了廣州,因為不再有人以遊客的眼神觀望而快樂。那是種不一樣的快樂。
因為,我們彷若回到了一路以來生活的‘一樣’。
是否走過了許多許多的路。繞了許多許多的彎。跨越了許多許多大小不一的障礙。回到原點,恢復原來的自己,也不枉?
於是旅人拼命追逐。然後回家。
本來,走出去,就是為了尋找回家的路吧。


那時候我喜歡廣州。因為在那裡,我忘了我是旅人。

後來的那七個月。
你在旅途裡尋覓著日常。在充滿未知的旅程裡拼命尋找安定。

回歸一板一眼的規律生活之後,卻又蠢蠢欲動。

原來,在很早以前。
你就已經有了淺顯的認知。

那麼稚嫩的認知。

××××

是尾聲了嗎?

是尾聲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