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3日 星期三

Zara@Om



像是过着一段悠长假期(那的确是一段悠闲又奢侈的假期),我盘腿窝坐在Om旅舍客厅里的沙发椅上。

偶尔写写日记,偶尔看看书。

来到瓦拉纳西已经超过一个星期。
我在恒河畔的日子变得琐碎却珍贵。

琐碎得我记得在旅舍里遇见的人、煮过的晚餐、看过的书、在河阶上说过的话、听过的音乐、仰望过的风筝。

和踩过的粪便。

Zara是那段日子里很贴心的记忆之一。
这只备受宠爱、乖巧而不吵的狗狗,大概是古城里最干净雪白的狗狗之一。
主人从不让她踏出旅舍半步。
于是她老在三层楼的旅舍里上下踱步来回逡巡。

或者就坐在门口,端庄优雅地凝望着巷子外溷浊繁忙脏乱的街。

所有旅人都喜欢她。
Zara却有着如同猫一样的个性。

她不来舔你。不来缠你的时候。你即使如何抚摸她柔顺的毛发,如何贴近她,也无法让她对你青睐一眼。

当你做着自己的事,Zara却会跑来钻进你的怀里。

像某个仍然昏昏沉沉的清晨,我仍窝在温暖的毛茸茸的被窝里睡觉。忽然感觉某个‘东西’跳上了我床上。脚丫子的被窝边。虽然没真的压着我,却隐约感觉‘那团东西’在悉悉簌簌地轻轻挪动,似在寻找最舒适的地方。

终于不动了。我惺忪着双眼爬起身往脚边一看。

呵。原来是Zara卷缩在我脚边的被子上睡了。
冬天了。
天气冷了吧?
我的卧铺房就在底楼,房门没关的。

Zara大概冷了,钻进房里,找着了被子取暖了。

我一笑,復睡下。

××××

《龙纹身的女孩》这部我要到很后来才知道的畅销小说,就是让我窝在Om 旅舍沙发上给读完的。

Zara会爬上来,先是试探似的俯卧在沙发的把手上。
我摸着她软软顺顺的毛发,她就两只前脚往我怀里钻。
老实不客气地整个儿伏在我大腿上。

常常。
我边看书,边抚摸着Zara。就这样度过一个悠闲的下午。

Zara也乖乖的。不吵不闹。
就这样睡在我大腿上。

我喜欢那时光。
喜欢Zara那没有言明的亲近。
喜欢那样的亲近。
没有需索。没有猜度。

一人一狗,彼此陪伴。
在那些孤寂的时刻,一袭温暖贴心的陪伴。

在漫长旅途里无法与人建立恒久情感。
对着Zara,倒是特别亲近怀念。

我一直记得瓦拉纳西。
也不曾忘记Zara。
住在Om旅舍里的Zara。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