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星期一

口袋雞與命運

也許是天氣太冷了。也許是我們還是吃不慣雲南食物。於是從松贊林寺下來,我們告訴司機說:想吃肯德雞。司機馬上答應。篤定的神色讓我們沒有一絲懷疑。

結果司機把我們載到一家寥落的店。大街寥落,連影子也消失不見的冰天雪地裡。沒有那慣常的紅白色和老人家,我們哪看得見什麼KFC啊。那分明只是一家小店。

藏族司機傻萌了一下,訕訕地說:你們不是說‘口袋雞’嗎?

肯德雞吃不成。我們圍坐中央熱騰騰的滾燙的湯頭,吃著像是火鍋的口袋雞。

你想起你們下巴快要掉下來的樣子就想笑。
口袋雞。
雖然你已經忘了實質上是什麼食物。
然而,你記得圍爐似的熱騰騰。

你喜歡這樣的氣氛。
因而你喜歡火鍋。
不為了食物。
更多的,是為了那氣氛。
那圍聚在一起的熱鬧氛圍。
那……親密。

××××

那是他送我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的小禮品。一環銀色手鍊,同樣來自雲南。我帶著他的祝福,和自身的期許,在雲南的這一段旅程裡,除了洗澡和睡覺,從來不曾把手鍊脫下。密密地連著我的手腕,像是帶著他的溫暖遊走這一趟。

那日清晨醒來,窗外的大地仍然是白茫茫的一大片。我們是迎來了香格里拉那年的第一場連綿不盡的雪,興奮之情流走了。剩下的,倒只是一份惆悵。

我朦朦朧朧地,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要帶上手鍊。怎料一扯,線斷珠落。

或許那就是我倆之間應該有的命運。從一開始就不該互相靠近的命運。

從一開始,就不該互相靠近。
你卻知道,即使命運重來。
你依然會向他靠近。

那種真切的心有靈犀。
那麼顫動你的心。
幾乎每一刻的相見與傳訊,都有你心跳的痕跡。

那樣的熾熱。燃燒了自己,也燃燒了他。
你是洶湧的海浪,他卻是疲憊的海灘。
於是注定他的離開。

後來你想。
也許,他只是一時迷惑於你的坦誠與熱烈。

從那段旅程開始,你的每一次旅行。
都帶著他的影子。

他曾經如此寵溺你。寵溺你的情緒。

而今你想。
或許。
這真的就是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