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7日 星期日

架子上的貓


想起那日架子上的彩色貓。
大日頭下,優雅地與影子繾綣。

半島北部那座島嶼正風風火火地在喬治市與貓兒玩捉迷藏。
轉角遇見的不是匪,卻是那彩色斑斕。

不覺刻意,但覺小驚喜小美麗就在那牆頭上,日頭下。

那日匆匆在老城區晃了一下下。
許多空置而未被利用的老房子在凝望著時光靜靜流逝。
或偶有一兩間敞開大門。
裡頭也盡是不經刻意修飾的美。

或是藝術畫廊。或是某某攝影展。
是藝術家嗎?
利用那原有的殘破,營造的卻是一種絲絲遺憾的美。

一種刻意卻隨性的美。
一種不求完美的美,反而深深牽動著我的心。

那是個星期日的早晨。炎炎日天,遊人疏疏落落。
偶爾在那些壁畫前見有人輪候攝影。

彼時古城的街頭。那些被棄置或被重新裝置的老房子。
夾著島嶼的海風。

架子上的貓,和壁上巨大的家貓相映成趣。而轉角,是一頭老鼠在窺視。

今日遊走同樣是世界文化遺產的馬六甲古城。
忽然就想念起六月時分在北方島嶼的悠閒漫步與輕鬆心情起來。

細看,偶想。忽而才發覺,馬六甲古城的美麗,該是昔日的奢華美麗。
而一大半卻已毀在刻意裝潢和添加中。

而喬治市彷彿多了許多人間氣息。
也多了一份閒散。

或許我不該比較。
畢竟始終不曾細看。

在半島總是匆匆流離浪蕩的時刻,我想,至少自己不曾忘記生活的美好。

架子上的貓或許已經不存在。
而心裡的美,卻永恆鏤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