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藍月亮

詹姆士。希爾頓的《消失地平線》自昆明機場被我帶回家之後,就一直安安靜靜地呆在書櫥裡。或偶爾借出予朋友,然而回到家裡仍然是被棄置一旁,備受冷落。傳說,書裡描繪的香格里拉的風光特色,即是如今雲南的中甸。因而中甸又被更改了名字,喚作‘香格里拉’。

其實,香格里拉或許只存在於我們各自的心裡。

哪兒有你眷戀的風景人物,那兒即是你心裡的香格里拉。

××××

傳說碧壤峽谷即是詹姆士希爾頓書寫的藍月亮峽谷。藍月亮,聽起來就是挺夢幻的一個名字。而我只記得,在整個雪白的香格里拉,我們無法看見納帕海和伊拉草原,更不知道碧塔湖長什麼樣子。香格里拉在我們抵達的那一日開始,就是一世界的白。白得我都忘了彩色是什麼樣子。香格里拉古城像是被人棄之不顧,悄悄地過著冬季裡最寒冷的時節。

一直到我們到了碧壤峽谷。彷若從極寒世界來到了春暖花開的山谷草原。即使天氣仍是刺骨的凍,然而大地的銀裝褪去了。我以為我們來到了海拔較低的地方,查書一看卻仍是海拔三千米以上的峽谷。

翠綠的植被,狹窄得只看見一線天際的高聳群山。流水淙淙,刷過耳際。偶有鳥兒啁啾。即使如此壯觀,仍然不及虎跳峽的險峻雄偉。也不及瀘沽湖的靈動清秀。或許我們來得不是時候吧。

我們坐著峽谷內的環保車,幾乎就是包車了。晃蕩、遊覽、聽水聲、聽風在峽谷內低迴。我已經忘了我們是否快樂。

詹姆士希爾頓的香格里拉。他筆下的藍月亮。
是大地的美交疊著心境。

而我沒有看見藍月亮,或許只是因為心境不對。


藍月亮。
每回提起和‘藍’有關的事情,你心裡仿似有股暖流。

你已經不太記得碧壤峽谷的秀色山水。
卻記得,你曾經是藍。

而他曾經喚你:小藍。

那麼親切的稱呼,轉眼卻注定是夢幻一場。
再也沒人喚你藍。

只是你依然覺得藍色親切。
你已經不在乎。也沒有波瀾。

只是靜靜地,回溯著當初稚嫩的你的第一次背包奔走。
是那一次,寫下了你後來的旅程。
是藍出走。是你出走。
然後,藍不見了。
你卻回來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