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夜雪与寺

一夜的雪。

清早醒來,自窗口看出去,全是白皚皚的一大片。興奮地收拾妥當,那想當然是我們這些熱帶孩子第一次與雪花相遇。而且還是那一年,香格里拉的第一場雪。彼時我們所不知曉的,是那場雪時落時歇,纏纏綿綿沒完沒了的。

把整個香格里拉古城都刷一聲地,寧靜了下來。

年輕老闆看見我們興奮的模樣,向我們招一招手,帶我們到正在裝修的閣樓。積雪有好幾寸厚。那是一夜沒有休止的雪吧?

在閣樓的積雪裡嬉鬧了一陣。爾後在古城路上,方發現電視劇裡的浪漫情節都是騙人的。雪中漫步不僅絲毫不浪漫,久了還挺折騰。積雪太深擔心踩了個空,將融未融的則害怕路滑摔跤。而我們與香格里拉初次見面,與大雪第一次相遇。

××××

松贊林寺。人說那是小布達拉宮。包車師傅拍拍心口和我們說:放心,不必給門票的。我帶你們逃票。

我們幾人面面相覷。

廣袤的雪地裡,車子駛進了松贊林寺的範圍。白雪皚皚裡的小布達拉宮出現。沒有其他遊人。

其實我老早忘了我們在松贊林寺裡做了什麼。除了知道這座寺廟是雲南省規模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那金頂與紅、白相間的建築,典型的藏式建築在雪地裡顯得格外矚目。

快要離開之時,我們踏出雪地。驀然一陣喧嘩,看見一輛吉普車的輪胎陷進深雪裡,倏忽四面八方湧來了一群披著暗紅色袈裟的喇嘛。通共年輕爽朗的笑聲在那安靜的白色裡,像是染紅了一大片天空。他們笑著、彼此打鬧著、卻是統統湧向吉普車,奮力推車,勢要把先進雪沼裡的輪胎給救出生天。

我們看傻了眼。是沒想像過那一幅意外的畫面吧。看著他們終於成功讓吉普車重新開動。

純粹的白裡透著點點的紅。那幀畫面我永遠難以忘懷。還有年輕喇嘛們,透亮爽健的開闊笑聲。仿似會融化地上厚厚的積雪,更彷若悄悄敲進心裡的寧靜的音。

喜樂與靜謐。在那天高地闊,冰天雪地裡,松贊林寺的空曠裡,迴盪著。一直迴盪在心底。

你想起那寧靜的雪裡蕩漾開來的燦然。
你想起那時候心裡的怦然。
來不及抓起相機。

你用眼眸與心,牢牢地記住了當下。

我們沒有看見納帕海。沒有看見伊拉草原。那傳說中香格里拉絕美的景色之一。
大雪漫漫漶漶地籠罩了香格里拉。我們只看見,白茫茫的一片。


和雪地裡打雪仗的嬉笑聲,推進了記憶匣子,從此好好收藏了起來。

那時候的快樂如此單純。
正如那時候的愛恨,如此純粹。

你忽而想。
現在的你,再也沒辦法如當初那樣。

狠狠地愛著。狠狠地嫉妒著。狠狠地決裂。狠狠地絕望傷心。
你知道,你再也沒辦法。

你只是很平靜的。
有一點點快樂。有一點點漣漪。
卻再也沒有很執著。

或許。
你真的進步了。

你希望。他知道。
你希望。他不再覺得你幼稚。

你如今尚有那麼一點點的在乎,竟然是這個後來的他的目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