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星期日

過境


關于那紅河州的故事。我不記得從什么時候起,從電腦熒幕上記住了她的掠影而過。

××××

前後大小背包,和暫時丟在地上的大包小包,那時候的我們吱吱喳喳地討論著該怎麼填寫‘中國入境單’裡的其中一欄 班機航班。

三十多分鐘之前,我們提著大包小包的乾糧和水,徒步穿越了越南老街那方方正正的拱門,進入了雲南邊境的河口。入境廳裡,身著鴨綠色制服的官員一個接一個地趨近,親切帶著好奇地觀望著我們。

在這邊境地帶,大概不常見五個傻乎乎的女生背著背包,如此出突兀地出現在這小巧簡單的入境廳吧?

‘你們是哪來的?’一官員開口了。

‘馬來西亞。’正忙碌著埋首研究填寫入境表的我們,其中一人簡略回答。

‘拿,就說嘛。我看他們不像越南人。’官員一幅得意的樣子和他同僚說著。

聽著,我們幾人相視而笑。

清早時分,在這不算活絡的邊界入境廳裡,倏然注入了一絲絲小旭陽般的朝氣。官員們的笑聲和我們的。我想,對他們而言如是,於我們亦如是。在這南之以南的邊境地帶,雙方帶著對彼此的好奇,因著彼此的陌生和新奇,意外地營造了一種清脆溫暖的情境。或許因為如此,我如此清晰地記得那段在入境廳裡的小小插曲吧。

‘該怎麼填這入境航班啊?’忘了是誰問了。那是我們研究了好一陣子的課題。

‘就寫by foot吧。’其一官員說。

確實是實情啊。我們卻噗哧笑了,嘻嘻哈哈了好一陣子。都是新奇的。比如如此背包。比如如此徒步穿越邊境。

小小擾攘了一陣子,終於通了關。官員們依然熱切地指示我們車站的方向。

終於,真正進入了紅河州的邊境小鎮 河口。

××××

徒步過境。新鮮又興致盎然。

那時候單純的笑。單純的我。
後來,又是遇到了什麼事,什麼人。而變得憂傷起來?

簡單的快樂。
那麼輕易就快樂起來的我。

後來。又是怎麼了?

2 則留言:

  1. glad to see you are picking up writing again :) keep it up!
    st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