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9日 星期一

你美麗的家鄉



其實,你忘了許多當時的情緒與感受。唯有那孩子逃跑的身影,讓你記得當時心疼的感覺。


龍樹壩。

這里就是傳說中有著旖旎色彩的梯田嗎?

看著朋友們在阡陌縱橫間嬉笑跳躍,我卻選擇了留在黃土地上,和小孩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

‘多大了?在念書嗎?學校放假嗎?’
‘這里從前多人來嗎?’

孩子的眼睛是清澈純真而羞澀的,雖然也有掩不住的好奇。
好奇著為什么一幫又一幫的旅人,帶著一大堆的攝影器材全副武裝,在太陽未升起時安心等待,在黑夜的布幔灑下之后方才依依離去。

‘這些都是日常生活啊。沒什么的。’孩子如是說。

我愣了一下,想起詹姆士的話。

那時候約是午後四時,炎炎陽光逐漸有種暮色的味道聚攏。
空氣裡夕陽的味道似乎要開始蔓延開來。

無風,無人的黃土地上。我微微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我如何只能看見鏡頭里的每一幅畫,如何只能看見她的美?每一幀壯麗的背后,該有多少年的開墾堆砌。每一幅云海圖、水光瀲滟的背后,是多少的智慧與老老實實的揮汗如雨。

‘弟弟和媽媽吵架呢。說不要念書。’

‘以后我要到城里去。’

‘現在放假啊。’

孩子斷斷續續地和我聊著。忘了孩子是不是哈尼族人,然而他是有他向往的世界的。這里的人,世代耕作建立起了偉大的工程。而孩子們是否會延續梯田的傳承?

我喜歡和孩子聊天的時光。看到孩子眼里的向往,從他眼里,看見自己的無知。后來我一直想念著,那段時光。那一個發生的初始,如同武俠小說里的一幕,魔幻得像山水潑墨畫。

朦朧而不真實。

後來。你仍然無知,不是嗎?
你懷念那段心裡沒有他的日子。
懷念,即使心裡有他,卻仍不沉重的日子。

你怎麼了?
你明知。卻為何深陷?
非要等到他質問你:你認為,你這樣是‘不愛我’嗎?

你恨透了他的清明自醒。
恨透了他的反反复复。
恨透了他的快速抽離。
可是你最恨的,其實是你自己的賤。與無可自拔。

回不去了嗎?
像這段關於雲南的故事一樣。
只有回首的美。

對他。不就是,已經是陌生人了嗎?
你何故喃喃碎語?何故糾纏不清?
非要把心,抽成真空?

你真以為,他還會聽你說故事嗎?
何苦?

不待日落,我們決定在夜幕撒下之前返回。孩子領著我們往另一個方向回去客棧。
沿途,朋友輕輕討論著該不該給他酬勞。

是什么樣的旅途經驗,讓旅人都覺得,每一份幫助都得付出一份代價?
而又是什么樣的俯視心態,讓我覺得應該施予?

我看著朋友們討論著,明白那是一份善意。卻禁不住渾身不自在,心底有股聲音悄悄地提醒著:為什么要給錢?為什么?他真的會要嗎?
他真的想要嗎?

然而,我卻只是沉默著。似乎在默許著,我們的一些心意。

小五把錢遞給他。

孩子卻臉色一變,眼里閃現驚愕。驚驚慌慌地搖手推開,他嘴裡就只有一句‘不要不要不要’。小五想把錢塞進他的書裡頭,他卻倏然轉身拔腿就跑。

啊,你想起。還是眼淚盈眶。
那淳樸的孩子呀。

對了。你本該為這些小事感動。
而不是為已經不再,或者從來都不曾被承認的一些什麼,而痛苦淚流。

我們幾人頓時傻了眼,愣了好一下。小五、小六和嫻才慌慌張張地趕快追上去。看著他拙樸的身影和朋友們著急的步伐,我和玉趕緊快步追上,心頭卻浮起了憐惜。

他不懂得拒絕,不知道該如何推拒,於是只好逃跑。

我不記得那時孩子的眼里有沒有受傷的感覺。我只是在微笑中慶幸而感動。或許,還有那麼一點點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而慚愧吧。

追上了他,為了避免他再逃離,像是逃離洪水猛獸一樣的逃開,小五只好拉著他說:不給了。不給你錢。才讓他停下了腳步。
不見他喘氣,我們這群城市裡嬌生慣養的人倒是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了。要他留下了名字地址。也只能是學校地址。‘因為家里可能寄不到呢。’

‘我幫你們不是為了什麼的。’依稀記得,孩子曾如此囁嚅著說。

後來,我一直記得元陽的龍樹壩梯田。不因為她最色彩繽紛,不因為那些靜止在水面上的紅萍,不因為那是我們唯一徒步而至的梯田,不因為那是我們曾經近距離凝視的水光瀲灩。

而是因為那一個下午,我們在杉樹林遇見了那孩子。

因為他領著我們,悄悄輕輕地、短暫地如此接近著那里的土地,那里的生活。因為他的純真。因為他的真心相助。即便那真的是如此短暫。

或許他不會記得那個午后,那幾個傻傻迷路的我們。也許有天他會離開那里。然而,終有一天孩子會發現,他家鄉的美麗。

就好像那天我們發現了,他與他家鄉的美麗一樣。

你看。你記得這些小小的人與事。
這些短暫的邂逅。

你的心。還是有愛啊。
為何。因何。
如此作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