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轉車、轉車,再轉車!


元陽到羅平是一段不太直接的路途。

事前在網上搜尋來搜尋去,再自己分析來分析去,也只勉強地得出三個方法。

那時候的你,對於旅行這件事投入了巨大的熱情。
而後來呢?
在與他的拉扯間,你是否失去了自己?
失去了那個,曾經讓他動心的你?

一是傍晚從元陽出發到喚作開遠的一個小鎮,宿一晚。翌日一早搭唯一的一趟班車到羅平。然而開遠是個什麼樣的小鎮?有些什麼?能順利找到賓館留宿一宿嗎?那是非常不確定的一件事情。
二是從元陽搭車到昆明,再從昆明搭車到羅平。可這樣就是北上再南下了,有點多此一舉。

再不然就是後來我們選擇的路線,轉車、轉車,再轉車!

雖然轉得七葷八素的,可如此一來我們留在元陽的時間變得相對較寬裕。在元陽新街鎮的第一晚,我和嫻在小柯他們的鼓勵之下,就當機立斷地選擇了這看起來迂迴曲折、浪費時間,卻也是最容易把握的一個方式。

你啊。什麼時候才能肯定自己?
你已經無法了。

天未亮。巷口一間簡樸的店透著幽幽的煤油燈光。在那兒唏哩呼嚕地吃完了麵線早餐,就開始了歷時接近九小時的換車之旅。

首先是元陽到個舊的小巴。當地人把一袋又一袋的家當、小狗都搬上了車,把小巴的走道擠得滿滿的。兩個小時後,小巴抵達個舊。從那裡買了一個小時後開往瀘西的車,這時候卻有個師傅趨前來遊說我乘搭他即將出發的車。

‘這你們就不必等一個小時了。到了彌勒,讓你們換車到瀘西,省點時間呀。不必加錢的,幫你們退票。放心放心。’我們躊躇不了多久就決定上車。這次背包不必背上車,可直接放到這大型旅巴的後車廂。可即使那是個有空調的大型旅巴,大家還是把鍋碗瓢盆搬上車,並留在走道上。我們都看傻了眼,卻還是得一步一步小心地走向座位,深怕踩到其他乘客的家當。

三小時後,以為師傅會開車進站讓我們換車,卻發現旅巴緩緩地停靠在路邊,後邊也是一輛一樣模型的旅巴。

‘到了。換車嚕。’師傅喊著。如此我們才確信,車子是為了我們而停靠的。好不容易越過走道上的重重障礙下了車,師傅老早就一手一個地提著我們的背包往後邊的旅巴奔去。匆匆忙忙的,把我們也弄得緊張兮兮的。馬上用跑的給追上。在這大馬路邊換車還是第一次。

一小時後到瀘西。馬上接續我們的換車接力,下一站是師宗。這次又換回了小巴。到達師宗一樣費時一小時。那看起來像是新開發的小鎮,筆直的柏油路,新穎但空無的車站。來到這裡,終於可以買車票到羅平了。

上了車。最後一段:師宗到羅平。

元陽 個舊 彌勒 瀘西 師宗 羅平。如此輾轉的換車之旅,雖然上上下下的,耗上了整整一日的時光,一路上卻出奇地順利。難得的是竟然無人喊累。只在後來回首,大伙都覺得那是挺不可思議的一天。

要到很後來,你才知道。
沒有到不了的地方。再艱難。只要有方向,就有前進的力量。
只有那個人的心,你以為你曾經到達了。
卻是比天邊還要遙遠。

在人生逐愛的過程裡,你不想這樣轉車。
你好累。
不如從來不愛。
那就沒有失而復得,得而復失的錐心之痛。

不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