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日 星期日

杉樹林


杉樹林裡的小俠士與當時年輕的我們。三年,不過眨眼。



‘只要一直沿路走,在第二個岔路轉彎,再走就會到了。很容易的。’ 客棧老板的熱心指示言猶在耳,前方的路卻越走越僻靜。

從客棧徒步到龍樹壩。沿途荒野蔓蔓,偶爾只一兩個當地人背著簍子默默地自身旁走過。

****

二月中旬。
元陽的冬末是溫暖的,尤其在這日照偏斜,暑氣仿佛爭相從地面蒸騰的時刻。

專注地走著,汗已濕透背脊。心底卻越昇疑惑。

到底哪個才算是岔路?我們錯過了第二個岔路了嗎?

於是,在杉樹林,我們遇見了一個小小的身影,背對著獨坐在杉樹下念書。奇遇,在此開啟了序幕。一種莫名的感動,也從此延伸。

靜寂午后,杉樹林里,一小孩與一書。

他遇見了幾個臉色猶豫又有點茫然的,不知從哪來的我們。疑惑,卻依然試圖努力解釋著該如何到龍樹壩梯田。也許是看見我們眼里的迷茫,于是他輕輕說著:我帶你們去吧。

心里隱約地警惕著。出門在外,在這‘荒山野外’,前方會如何?唯有相信,相信一切都會好好的。而且,我幹嘛害怕一個小孩?(笑)

小孩幾乎是以跳躍的腳步在杉樹林里穿越、在斜坡草叢堆里輕快前行。我卻是一腳高一腳低,笨拙而狼狽地,遠遠地落在后頭。鄉土的路,城市的腳是如此艱難地適應著。小孩時不時回頭張望,停下。待得我們跟上了,又再往前。

不說話,靜靜的。卻是那么溫暖的回首。

****

穿越杉樹林,來到一個小村落。我努力地跟著小孩與大伙的步伐,從牛只的身邊經過,從一些好奇而質樸的眼神中匆匆走過。當以為還有更艱難的路在前方時,我們停住了。伴著沙塵,那是仿若一片黃土的世界。而在黃土之間醞釀著水漾漾的柔軟景色的是那一層又一層令人驚嘆的梯田。

這里的水光,在紅色浮萍的半掩映下,即使是午后的炎陽下亦美麗得如斯動人。沒有多依樹清晨的云海與初陽,沒有老虎嘴在夕陽下的壯闊與瑰麗。龍樹壩如此貼近著我們。赤裸裸地,幾近老實地,呈現。

小巧、靈秀。

小孩放慢了步伐,遙指著。就是這里了。我看著,想起我們與紅河洲的相遇至今。


龍樹壩梯田。不在於抵達,而在於尋找的過程。與那些喜憂與共的同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