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燭光晚餐


一大片的黯黑中,有著微弱的點點燭光照耀。

我們那麼幸運。在羅平金雞嶺的唯一一晚,停電了。

雖然飯廳裡有著淺淺的悶熱,我們幾人竟也無人怨懟。只依然嘻嘻哈哈地笑著,聊著些有的沒的。

嘿,是個好題材咧。停電也是一樁事呀。忘了是誰阿Q地說。

隔壁桌來了一夥年輕男女。是中國當地人。而我們卻自顧自地在燭火搖曳中嬉鬧著,一直到一盤又一盤簡單的菜餚上桌。

‘真不幸運。都沒看到雲海呐。’餐後無事忙。黑暗中看那伙年輕男女的衣著、說話語氣,那時候感覺他們像是記者。可記者如此張揚嗎?他們其中一人翻開小筆電,一張一張地閱覽元陽梯田的照片,卻也一搭沒一搭地批評和埋怨。已經不太清晰的記憶,只清晰地記得彼此的話不投機。我們幾人彷彿有默契似的,道了晚安,離開了已經有點窒悶與無趣的飯廳。

有些美麗,不一定要完美。在不完美裡體會另一種美,在挫折與遺憾裡學會珍惜每一段經歷,就已經無憾了。

結果是如何或許我們無法決定,然而回首時的風景該有何種面貌,卻也是自己的心態在悄悄雕塑。

美麗,本來就不應只是一種面貌。

如此單純健康的心態,你失去了嗎?
你失去了自己。
因為,你的心被抽成了真空。

從他劃清界限開始。
你已經忘了,你本來的面貌。

可悲的你。

或許我不喜歡的,是那些人的滿口怨氣吧。畢竟,在元陽拍不到雲海又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如我們在龍樹壩梯田沒有等到暮霞,又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回到房間,百無聊賴。夜很安靜,很黑。無人想洗澡。於是我們五人捧著個臉盆和蠟燭,在房外刷牙漱口。鬼影幢幢般的,像上演了一場黑色幽默劇場。

無人抱怨。蓋上被子,合眼就睡。

無論多麼奔忙。夜,合該休息。

而結束了。就合該結束。

你不喜歡的,是放不下的自己。
你討厭這樣的自己。
你滿身刺,割傷他之前,早已讓自己鮮血淋漓。

你醒了嗎?
其實你沒醉。
你只是。
死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