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我願與你交換一霎感動



後來有人帶著疑惑的眼神問我:幹嘛你不和他交換圍巾?幹嘛你不問他拿聯絡?聽起來是個很棒的男生!

幹嘛要幹嘛?
我連人家名字都不記得問了。

很棒?兩天一夜的萍水相逢,誰說得準?

現在我是花痴嗎?
囧。

×××

形單影只。在漫漶漫漶的黃沙與灰撲灰撲的濃濁空氣裡。
駝鈴輕聲,人語窸窣。

從一開始,我就覺得這個男生怎麼那麼彆扭?
一身阿拉伯服飾,頭巾,圍巾俱全。

一行十數人,唯我說著異鄉語。
異鄉中的異鄉。
因全團隊悉數韓國朋友,唯我一人來自馬來西亞。

約是夕日時分。
我一個人在那一小堆的‘沙漠’裡,自得其樂地在黃沙上一筆一畫地書寫著思念。
那後來成空的思念。
風沙翻飛,一霎就成空了吧。

玩夠了。回到就近的‘營地’,坐下。撩撥著黃沙,凝目遠方。
等待落日西沉。

然後,他走了過來:請問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

那時候,我才看清楚了他的模樣。

×××

一口流利的英語先是讓我訝異。
說起馬來西亞,還會秀幾句馬來文。他曾經帶領一些青年團來馬來西亞。

'jom'。他問我:這是‘來吧’的意思吧?
我捂嘴輕笑。呵呵呵。
點點頭。

我繼續撩撥著黃沙,有一搭沒一搭地和他說話。

‘我喜歡唱歌。’
哦。我竟然無感。

問他:為什麼那麼多韓國人喜歡來印度?

‘因為一本書吧?’他說。
‘把印度寫得很浪漫唯美。’
‘可是我認為那個作者是騙人的。’

我又笑。
現實和書上寫的,總會有差。對吧?

文字如詩,因回憶如畫。

當時光流逝,醜陋的記憶會被稀釋,美麗的記憶會被鏤刻。
於是書寫,就與現實差遠了。

我想,那是人選擇快樂的本性。無關乎騙人與否。

我沒和他說這些。沒特別想深談,就不予置評。
可我知道他是看我孤影一人,又不會韓語(幹嘛我來印度要識得韓語啊?)。於是特來陪伴。

小小、不經意,也無特別意義的舉動。
事後回想,還是覺得窩心。
對一個陌生人,那是最溫暖的賜予。

這個穿著阿拉伯服飾的韓國男生,於是就讓我留下了好印象。
還覺得彆扭嗎?

無所謂了吧。

×××

忘了他陪我說了多久的話。都是些不著邊際的旅行淺談。
‘我得去找我朋友說話了。不然他會很孤單。’

'lonely' 他說。

我遙遙望著他的同伴,在黃沙裡縮成一個小點。
是個攝影達人吧。
攝影人,習慣透過鏡頭面對孤獨。

我回頭直視他,笑笑頷首。

然後,他的身影消失。
我站起身。

該拍照去了。

攝影,可以消除寂寞,發現美麗。
如書寫,可以面對孤單,認識自己。

×××

大家一起圍坐著在黃沙上吃飯時,不知怎的說起年齡問題。

‘我想,我應該是這裡年紀最大的了。’
他說。

我瞅著他,不相信。
‘不可能。我肯定比你大。’我笑著說。

這回換他瞅著我:怎麼可能?

‘我不相信。不然我們打賭?’他說。

‘賭什麼?’

‘就……賭明天在鐵達尼酒店韓國餐廳的一頓飯吧。’

‘好啊。’覺得好玩,我爽快答應。
旅人無聊。只好如此排遣。

一路上遇到的韓國、日本旅人,都年紀輕輕。尤其韓國遊人。
而我。老了。
唯我年齡總是讓人猜錯。

我如此深信他年紀比我小。
無關乎外表,只是一種直覺。
而我直覺一向準確。

×××

‘我二十八。’

‘哈哈。你準備明天請我吃飯吧。’我大笑。

怎麼可能?
看不出來。

我樂呵呵。

×××

‘你的披巾很美。我們交換,好嗎?當作朋友初識的見面禮。’

他突然有此要求。

我看著他的披巾。一愣。
不行。我的披巾比較美。他的太‘花’了,我不喜歡。
我心裡暗忖。

我笑笑搖頭。

‘真的不要交換嗎?’他堅持。

照我平日個性,早已拗不過別人的要求而答應了。
可這樣遊走下來,我學會了拒絕。

而我只是單純覺得,我喜歡我自己買的披巾。我不想換。
卻絲毫沒顧慮到他的一番善意。
甚至有一剎覺得,他是不是看上我的披巾啊?

真是可笑的自己。怎麼那時候會有如此想法呢?

我再‘伊伊哦哦’地顧左右而言他,笑著搖首。

‘那好吧。’

他終於放棄。

而我怎麼忘了,他那時候的表情,是失望,還是無所謂?

×××

從沙漠回到黃金之城。
在鐵達尼酒店樓頂的韓國餐廳,我正獨自用餐。他走了過來,說:待會兒不用付錢了,我會幫你付。’

我訝異。‘哎呀,只是開玩笑,不必認真啦。’

‘不,不。說過的話得算數。’
他仍記得我們之間玩笑般的打賭。

其實我好開心。

×××

那晚的聖誕前夕,在印度拉賈斯坦的黃金之城。我終於聽到他唱歌。
原來他真的會唱。不是和我開玩笑。

我在韓國餐廳的另一桌,遠遠地看著他。聽他唱歌。
在人群的笑聲裡,忽而一霎感動。

這個唇紅齒白的韓國男生。
今後,我們不會再相見。

而我有一絲絲遺憾。怎麼會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

他轉身。
我轉身。

我想,是一輩子了吧。

×××

每回和別人說起這段沒什麼意義的小插曲,總有想像力豐富的人問我:他帥嗎?

‘呃,唇紅齒白。ok啦。’

‘哇!一個陪你說話,和你打賭請你吃飯,還要和你交換披巾,會唱歌,又長得帥的韓國男生……怎麼你不和人家要聯絡啊?!’說得好像我錯過了什麼天大的好事一樣。

是還ok。我沒說他很帥,好不好?

‘怎麼你沒和人家要聯絡???!!!’

好啦好啦。沒什麼大不了,好不好。
幹嘛不問他為什麼不問我聯繫方式?

我翻白眼。

×××

然而,我想。
當時的我,雖然看起來親切。卻是冷冷的。
我想,後來他是感覺到了我的冷。

×××

而我想說。

如果時光重來,我願與你交換披巾。
交換一生不再重來的相見。

交換。
一霎感動。

遠方。遊人。該珍惜的。




2 則留言:

  1. 旅行最美好的事情是遇見那些人會成為回憶,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既然不想留下聯絡方式,也無妨;留下了,可能這輩子也沒有再見面。:)

    回覆刪除
  2. 對啊。即使留下了,也可能一輩子都不再見。:-)

    其實真實人生有時候也會這樣。有些事,注定只能是回憶。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