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相遇在巴塞羅納

那是我在巴塞羅納的最後一晚。

來到西班牙之後,我幾乎和誰都說不上話。也許是從巴城開始,我就封閉了心。不再輕易交談。
無味。無趣。話不投機。
連眼神也懶得對上。
招呼也不打。

唯在巴城遇上的這對老夫婦,讓我心暖和。

說是老,心態卻一點也不。因為他們住的,是青年旅舍。

在廚房弄點東西吃的時候,和太太開始聊天。
在餐桌上,邀我一起坐,一塊兒吃。

其實我不太記得我們聊過什麼。
只記得他們兩夫妻,退休後遊遍了許多地方。語氣裡總是特別珍惜。
說起我城,竟也說得眉飛色舞。

只因曾經在澳洲(還是紐西蘭?)遇到過一家子馬來西亞人。
當他們來到馬來西亞的時候,原只不過想和朋友打個招呼。那一家子卻盛情招待他們。帶他們逛,帶他們吃。
也許是因為如此感恩,他們才會覺得我城如此美麗。
而又對我特別親厚吧?

我已經不太和人交流。
他們倆夫婦卻叫我感覺特別親切。

臨走之前在飯廳再遇上,特意和他們打了招呼才離開。
安哥看我背著背包,戴上鴨舌帽。笑著說:你看起來真像個真正的背包客。
我想,那就是‘真帥。真酷。’的讚美吧。
於是也樂得笑呵呵。

安哥和太太問我會否到加拿大遊玩。我說,短期內是不太可能。
安哥想了想,還是珍而重之地把他的名片交給了我。
說:如果有天你到溫哥華,一定一定要來找我們。

我一輩子也不會忘掉那眼神,那神色。那誠懇。
我相信,那不是一時的客氣。

我把名片也珍而重之地夾進了一本重要的記事本裡。以為一定不會不見。
結果,那本筆記卻掉在了格拉納達的Alhambra王宮內。

也許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到溫哥華去。
但是,不見了那張名片,卻好像弄丟了一塊回憶的拼圖。
再也拼不回一張完整的圖片了。

我只能記住,他們把名片遞給我的時候說著:如果有天你到溫哥華,一定一定要來找我們。
那時候的神色。

然後想著想著,眼眶就紅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