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2日 星期四

一畝花田


沿路。張口吞下風。睜眼留住了一片黃。羅平當年,以如此之姿,迎接我們。



淺淺一層的蜜糖,和著溫水,咕嘟咕嘟地吞嚥下去。溫潤了乾澀的喉頭,亦稍稍消解了奔波一日的疲憊。

花蜜裡,也許還有著油菜花的餘香。

雲南曲靖市的羅平,二月。油菜花開的季節。
我們輾轉再輾轉,輾轉再輾轉,終於抵達了。
在這以南的省,我們又再斜斜地北上了一點點。

從市中心往金雞嶺方向駛去的時候。不,老早從師宗往羅平方向開去的時候,那一大片的艷黃就已隨著倒退的風,滿滿地灌注進了眼裡。驚嘆著。

五人擠在一輛如普滕威拉大小的計程車裡嘰嘰喳喳,豪邁的女司機和豪爽的我們敲定了那三十元車費之後,一路上就只是笑著。

嘿。記得你的笑。
你忘了嗎?
我得不斷提醒你,你曾經的燦爛笑容。無憂又自在。
沒有牽絆,沒有自卑。
只有知足與感恩。

漸漸地,我也靜默了下來。
那一畝又一畝的花田,倒映在視網膜裡,開始種在心裡了。我不再說話。

小五、小六她們有說話嗎?我已不太記得。只記得那呼呼在耳際的風聲。

車子的窗半開,我閉目,牽起了嘴角,迎接撫臉的暖風。
像是,聞到了花的氣息。

遠遠的、輕輕的、淺淺的。
然而,我正在走向她。

回憶,讓你快樂嗎?
回首,你想起了你原來的模樣了嗎?
你怎麼了?
你怎麼,還是笑得那麼牽強?

‘金雞農家樂’。俗氣卻可愛的名字,沒什麼創意,卻樸拙得教人溫馨。或者,心思放開一些,總會有些事情顯得不那麼俗不可耐吧。

記得嗎?
那是你。
看見每個人心裡的好。願意相信每個人心裡的好。
為何對他如斯苛刻?
為何。懷疑你自己?

是元陽的小柯和女友介紹我們來這兒的。就在金雞嶺下的周邊的小小農村裡,一些住家搭起了招牌,包起了食宿。在那短短盛放的一季,看著旅人的送往迎來。

而我們住進的,不過是一眾的‘金雞農家樂’中的其中一家。難怪剛剛的女司機說:哪家呀?都是農家樂呀!

老闆是個直性子的漢子,陽光與歲月的痕跡那麼明顯。在那應是飯廳的房間裡,待我們把背包卸下,屁股都還沒碰到椅子,他就嘰里咕嚕說了一大堆話,一連串鄉音很重的華語。
我有聽沒有懂,只傻傻地笑著。

然後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桌上就多了五個空杯子、一罐蜜糖和一壺水。泡了喝下。

‘來來來,你們要怎麼走?現在太陽還沒下山,快牽個牛車到花田裡去看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