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6日 星期五

匱乏

車廂裡。你問我:到底他說了什麼?

我倒抽一口冷氣。
知道你會問。

也多感恩你與她的關懷。
遠遠的。卻原來沒曾忘記。

我笑。
也許你與她,都聽出了我僵硬的笑。

你記得從前的我,是怎麼笑的嗎?

強裝不在乎。當作笑話來說。
笑自己的傻。笑自己的執著。

而我裝得那麼假。那麼勉強。
連她都聽得出來,認識我超過十載的你,怎麼可能聽不出來?

我依然笑著說:真想罵他。可是我不敢。
或許是我不忍心。這我沒說出來。
窩囊透頂。

‘不如你幫我罵吧?’我嘗試讓氣氛輕鬆起來。

‘來,給我他電話!我幫你罵他。’你馬上把手遞過來。
我說:傻的。不要亂來啦。

朋友,你知道嗎?
我還是發飆了。後來。不過同一天的事。

而我卻記得你說要幫我罵他。
那天,可是你與她婚前一日。正忙得焦頭爛額。

其實。我一直有你們。我並不匱乏,是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