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詹姆士


一起吃麵線的日子,超快樂。



一身鬆垮垮的衣裳,和一個像是大麻布袋的鴨綠色‘背包’(分不清算不算是背包),戴著一幅金絲邊眼鏡。

詹姆士如此突兀地出現在河口前往元陽新鎮南沙的小公車上。一路上由英文最好的小六和他打交道。

瑞典人,每年有兩、三個月可在外旅行(聽得我們幾個羨慕得不得了。),同時擁有美國護照和瑞典護照,不會一句中文。詹姆士看起來不年輕,亦不像我們從前印象裡的背包客。但他確實是個孤單旅人,而且已經走了我們接下來要走的路線。

或許是初相識,或許是個性使然,詹姆士臉上的表情總是淡淡的。談起他的旅程和走過的地方,沒有特別的眉飛色舞、沒有熱情如火(倒是覺得我們幾人比較熱情一些。),就是平淡如水。

然而,對他印象最深刻的卻是一句戲言。小六好奇地問詹姆士,旅行在外的時候多數用瑞典護照還是美國護照。一直都是表情淡淡的詹姆士此時突然嘴角一牽,輕輕笑了一下,說:瑞典護照比較好用。

不必多說一句,正在留神八卦傾聽的我,和小六一起會心一笑。

然後從照片裡發現,雖然是瑞典人,詹姆士抓筷子的手勢比我這從小抓筷子的人,可正統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