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我係女仔來ga

『我係女仔來ga,我都唔怕!』
電視劇裡的女子流著淚大喊。

男的背對。愁起了眉,痛苦地說。
『我負不起這個責任。』

。。。。

好肥皂的連續劇。
都說了。
肥皂劇嘛。

××××

她一直對他說:我好害怕。
那時候,她沒說她心裡的沉重。她沒說。
對於來自他身邊,來自她身邊的阻力。
那種無形卻沉甸甸的阻力。

拉扯著他。

沉墜著她。

××××

她想放棄。
不是因為她受不了那樣的沉重。
不是因為她始終不明了為何‘那’是個阻礙。

如此大的障礙。
比身份、階級、背景,還要無形卻最巨大的阻礙。

『你一天不踏入我的世界,你就不會明白。』
不會明白你的掙扎。她心裡替他說了下去。

誰能和那無形卻支撐著他的生活、他的世界、他的朋友、他的所有,的力量,較勁?
雖然,她從來沒想過有這樣的必要。
她沒有要他選擇。

她以為。他的世界,與她的世界。可以共存。

她曾經想要放棄。
不是為了自己。

而不過是為了他。
她不想看到他痛苦。

她沒有放棄。
她沒有要他選擇。

他卻徑自做了選擇。

××××

她想起島國最北,那無盡的遼闊。
想起那太陽躲進雲層裡的陰涼午後,那最美的漫步。
那僅有的一次。

她想起,他帶她到河裡抓魚。
雖然沒有魚讓她抓。

她想起許多許多。
她想起,那遙遠逝去了的約定。
風車小鎮。

她哭著問他:你覺得我應該去嗎?

她多想他說:等我。我們一起去。
一個荒蕪了,又再被提起的約定。
最終卻依然被遺棄的約定。

她知道他會說:去吧。
她去了。那個曾經的相約。

如今只剩下她。一個人的記憶。

××××

她心裡常常有許多恐懼。
她其實很膽小。

可是對他,她很勇敢。
當他清清楚楚地說了,她也就不顧一切地愛了。

她多傻。
沒有想清楚是否值得付出。
沒有想。他的感覺,是否抵得過那無形的力量,與他周遭的‘不祝福’。

她害怕。
他會為了那股無形的力量而放棄她。

但是她堅持了下來。因為她相信他。相信他會給一個承諾她。
或許不是現在,但一定會。

她只是沒想到。她的‘堅持’,變成了他眼裡的逼迫與糾纏不清。

××××

她不怕。不怕把自己的心,清清楚楚地剖白讓他知道。
雖然許多人都警戒過她。

她那麼信任他。
幾近盲目。

××××

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說守護、說照顧、說喜歡、說一起出發。
說不確定、說選擇、說不要、說做回朋友。

她一骨碌吞進肚子裡。
那些委屈。那些他讓她覺得的卑微。

如同蘇偉貞寫過的:『多少年來,她在師長面前、在朋友面前,都是個有分量的人;在她面前,費敏的心被抽成真空,是透明的。』

霎那她以為,她就是那個喚作費敏的女孩。

在他面前,她的心,也被抽成了真空。

××××

劃清界限。別再糾纏於過去的美好。為自己而活。找到自己的幸福。

那些為她好的字句。那麼刺痛。
她認為,那是沒有真正痛過、沒有真正愛過的人,所能冠冕堂皇說出來的話。
那麼清冷。那麼置身事外。

雖然一句貶低她的話都沒說。
卻把她貶得如同踩在泥地裡的螞蟻更卑微。

於是。報復似的。
她反擊。
以無聲的文字。
把他貶得一文不值。
把自己也貶得一文不值。
把彼此的關係徹底撕裂。

她猜他會心痛。
猜他會生氣。
猜他會恨。

她多麼希望他會恨。
總好過無所感覺。

她明知道最痛的還是自己。
明知道最不捨得的是自己。
明知道,換來他短暫的愧疚與恨,對自己的美好並沒有任何助益。

有一天,他會徹底忘記她。

而她實在不確定。自己能否。

××××

我係女仔來ga。我都唔怕!

無數次,她想對他如此說。

在感情世界裡,她實在比他勇敢太多。她卻不知道,這樣的勇敢與不顧一切,是燃燒了自己,逼走了他。
她的第六感那麼準確。
準確得讓自己害怕。

他要她走。要她在他們最好的時候追尋自己的夢想。要她去風車小鎮。
或許,只是因為他怕。
怕承擔不起,害她為他而失去抓緊夢想的時機。

他害怕承擔那個責任。

曾經。她多希望他說:別怕。以後我們一起去。總有一天。

××××

如今。她不過害怕。
活在怨懟裡的她。活在迷茫裡的她。活在行屍走肉裡的她。
失卻了所有。

失卻了,那最純真的自己。

真空如何填滿?

之前的行走。填補得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